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10, 2010

受訪者D


  頂著冷風蕭颯到達咖啡店,認識十年了這人坐在位子上,打開電腦接著N97正在上網。抬起臉看見我進來,就笑臉吟吟招手說好久不見。真是好久不見了,初識那時在建中烏魯木齊BBS站上,這人還在二字頭尾巴,轉眼時間流轉就都升級進到坐三望四的時刻。他問說你現在幾歲?回說二十五。所以那時候你才高一?是啊,是啊。

  怎麼會想要做這個研究?興致盎然他問。

  聽說有群朋友,四五十歲的,每次聚會碰面吃飯喝酒,講的都是整這整那如何召喚抗老秘方,年近四十他說,是真的。男人嘛,年過三十就大概需要開始保養,等過三十五歲連保養品都救不了的時候,就會開始暗地豎起耳朵聽別人怎麼聊,聊什麼,大抵是生命自會找到出路一類說法。又笑。他說,有個朋友的朋友,在電視產業上班,做那行最重要的就是臉蛋了吧,從好幾年前就開始這裡那裏往臉上招呼,該做的都做過了,動刀下針磨皮換膚,全試過,那臉,就像是個真正的戰場。

  那時候自己年紀還輕,靠天份的嘛。就想,聽過就算了。他說。

  反正也不是靠外在或體型取勝!

  平時講話笑臉這人,說自己在公司不是什麼親切角色,後來年紀越大,法令紋刻得越深,看起來是越顯得兇。想說不行不行了,就去問了噯診所是哪間?問診,醫生問說你要做哪裡?先是指著他抬頭紋說這裡?但不挑眉時候看起來還好。魚尾紋?又感覺魚尾紋其實也滿有魅力。打聽之下,感覺玻尿酸補填好像效果不持久,想說還是選定了微晶瓷,就打了。一根好粗的針扎進真皮層,噯還挺痛!他說,然後注射,那樣一管不知道是十西西還是二十,兩邊法令紋都打了,也沒打完。醫生講說之後要補可以再來。只是想到那注射當下,一股腫脹感覺並不好受。不了,不了。

  不想再來一次。可又想,大概是因為他自己個性喜歡嚐新,手機電腦什麼產品也是一樣,新玩意兒嘛!總是感覺吸引人,微晶瓷是不願意再挨一次,但下回如果是肉毒,如果是拉皮,甚至是抽脂的話,又感覺很可以一試。這人笑說,自己喊減肥喊了二十年有吧,就又放不下口腹之慾,如果有什麼無痛無風險抽脂,也想不到什麼理由可以拒絕,雖說接受玩手術之後,同樣的手段要再來一次八成也是會說,不。

  個性使然嘍。他說。

  後來倒是又去做了果酸換膚,想說能不能把年輕時候留下來的痘疤處理掉。只是果酸,說起來就是把表層皮膚侵蝕掉,促進皮膚新陳代謝,剛做完,沒想到舊的疤痕都露出來,隔天開始結痂,料不到又再隔天竟要和董事長開會報告,嘩怎麼辦?整臉的坑疤棕灰色,只好拿隔離霜BB霜粉底液往臉上塗。同事說你今天怎麼了?就回說,不知道怎麼青春痘整片的爛,回完自己有點心虛。倒是被一個女同事看破,說你這不是青春痘吧。訕訕一笑想這女人之前彷彿也做過果酸換膚,認了。

  其實是想,細部的調整挺OK,讓自己維持在好的狀態,別放任面貌臉孔一路爛下去,行。可是像潘迎紫那樣,六十多歲人還硬要留住二十年前演浴火鳳凰那樣,只是讓人覺得,呵,妖精!

  眼看著未來的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人是本來就會老。他說,噯做微整形,是為了讓自己老得有質感,有格調。好比眼角下垂,該怎麼調整別讓它鋪天蓋地遮下來,遮得眼睛無神無光,就好。好比腮幫下巴,抵抗不住地心引力鬆了垂了,就收一收,可不必弄得臉繃皮緊,吊眼狐狸,那樣就不好。他唏噓說自己有個朋友,每個月就想,下個月要去做什麼?做眼角呢,做皮膚呢,還是額頭眉心?到最後搞得一個月總有個把禮拜處在皮膚恢復期,好半個月,又再紅腫半個月像豬頭。真是不必,不必了。他說,三十歲做一種,四十歲做三種,難道七十歲永無止盡做下去,哪能捱得住呢。

  噯,老。怎麼能逆的這旅程。

  只是話題一轉,不知怎麼竟聊到小說家袁瓊瓊,說她老,快六十歲的人還是活得揮灑自在,而從裡頭透出來一種安定與輕鬆,那才是真正老得有味道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