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2, 2006

2006/02/11

 

那是一個無效的邀約,你怎麼會問「那你有沒有要去OOO?」

就如同這篇文章將顯示出的上線時間一樣。這個週末我在家裡記憶並且思念



我將永遠也不會忘記那魔鬼一般的思念,我沒有出門

因為這時候你並不會在那躍動的微光裡頭擁抱我像我們以前所做的那樣



海洋彼方的你是否已經吞服獸群並感到暈眩,在我鍵入字詞的瞬間



這原就是個無效的邀約。今天早上十點多我將你的車停入停車格

盤算著今天的唸書進度將進行幾個章節,為你落筆的日記又將寫到哪裡



卻只覺得不知該從何寫起從何下筆,覺得你真是太遠太遠了

儘管你的皮箱裡有我匆匆放進的護身符。它又將飛過海洋回到日本去



這六天我無從完整,無從在心田裡激起多少漣漪。你不在身邊不在這城市裡

我無從感受你的體溫與器官,每個轉身都要無所適從



當你在我所陌生的空間裡舞踊躍動,你是否感受到我些微的疼痛?



==============================



我道歉。幾度輾轉反側這時你的坦白讓我看見自己多麼狹窄

手中握著你留給我的鑰匙,在你屋裡呼吸你遺留的氣息



想像著當我在大陸寒冷北風當中瑟縮之時你曾如何對抗魔鬼般的思念

(噢,如果你有這麼做的話)你總是冷靜叮嚀我生活上所有細節



即使在遠遠的海島上你仍然如此全面且寬厚地包容我的遠離

才過沒多久我就忘記,自己如何飛去而留下你。噢我遠方的戀人啊



那時沒有對你說起的酒肆與對談,那時蓄意略過的情節

我怎麼忘記了自己私心的隱瞞以致於其實沒有任何資格怪罪你呢



你多誠實,且又坦白。這時我知道,真正無效的

不是來自遠方你的邀約,而是我急於伸出的戟指不安。



親愛的,我道歉



這是否將為我們的愛情換取更多相互理解的時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