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16, 2010

〈創世紀〉



  城市適才自睡夢中翻醒過來,還想再多賴幾分鐘床,列車從城市的肚腹間裡邊駛過,晨起人群或斜倚垂首,或閉目虛立,輕輕一陣晃盪都不能簡單驚醒。整車永遠不能饜足的睡眠,悠忽穿梭過半座城。那時神說要有光,便有了光,起初,神將天地分開,而人群創造了捷運,祂稱黑暗是夜,光是白晝,人們在城市裡創造了許多的黑夜。但這是週一,人群總喜歡待在黑暗裡。

  轟隆出了隧道,他們驚惶睜眼是問,為什麼要有光?

  週一是循環之始,憊懶那些上班族半瞇半閉,更像菩薩低眉。

  有列車往南。沉睡那黃色制服少女未在景美落車,溪河從隧道上方通過,盆地的陽光星辰必都在她躲懶的夢裡流轉。

  週二,過了白晝過了黑夜,蒼穹為天,百水匯集。

  祂說,天下的水應聚在一處,使旱地出現。人們在眾多的檔案文件中間清出塊方寸空間,卻只是頭顱想偷閒裡瞌睡,桌面上有更多的訊息公文繁衍,好像地上要生出青草,結種子蔬菜,結果的樹木,地上的果實都含有種子。午後偶有陣雨突然侵襲,倉皇躲避人們交換狼狽與淋漓,彼此相問,怎麼只是週二而已。

  唉怎麼只是。

  週三萬獸瞠眼,眾生目盲。

  祂說,天空中要有光體,以分別晝夜,作為規定時節和年月日的記號。於是人們說,週三是循環中點,稱為小週末吧,慶幸一週五日至此已過一半,再撐一半就好。祂造了兩個光體,較大的控制白天,較小的控制黑夜,並造了星宿。四處亮起霓虹,人們並宣告,週三晚上是淑女之夜,神給予人們最好的事物是過了黑夜便有全新的一天,城市裡最好的事物,是酒吧裡小週末進場女士免費。

  但週四,繼續是饑荒是疾病,是黑死的症候與更多無以為繼。可能因為談了場一夜的戀愛,可能因為宿醉。祂說,水中要繁衍蠕動的生物,天空中要有鳥飛翔。女孩們交換商店特價的情報,粉餅唇膏色號,試驗一款最新潮的妝容,在眼角畫上飛簷,讓鳥停駐。

  過了白晝過了黑夜,週五天開雲朗。

  到了週末一切確實寬闊許多,幾個晝夜後又是望月,寬朗的天空彷彿容不下一片雲。列車往北出站,盆地上頭氣候晴朗得嚇人,淨藍空闊天幕都讓人想好好在那兒躺一會兒。祂說,照我的肖像造人,祂說,凡你們要生育繁殖,充滿大地,治理大地。入夜,雲開月明天際,從餐廳出來的人們閒坐書店百貨門口相談,不經意數算那些驚心動魄年頭,某些看過電影彷彿還映演在街角,穿拖鞋劈哩啪啦晃過路口的少年男女,如今都到哪裡去了?

  週六暮色降臨,祂說,酒精是你們的敵人,但祂又說,你要愛你的敵人。於是他們把酒飲宴,如百鬼夜行,令繁花盛開,每個街角都瀰漫淫靡的氣息。過了黑夜又是白晝,直到東方現出魚肚米白,確知如是週末趨近終結,就著陽光互道晚安。

  週日,萬事停頓日期收息,睡足了出門,很快倦了便回返,整個城市再次的動靜,醞釀一週將始的氣息。又是華燈初上時刻,魔術時刻籠罩,大樓復大樓,空氣動盪模糊,列車自三層樓高度通過,時間都為夕照靜止。

  隔天又是一日將息,一週將啟。

  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






(2010.12.16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
 

5 comments:

  1. 請問為何第二天會是穹蒼為天和百水匯聚呢?
    百水匯聚不是在第三天嘛?
    第六天是出自哪裡呢?

    ReplyDelete
  2. 沒有甚麼為何,我想那麼寫,就那麼寫了呀。

    ReplyDelete
  3. 那可以請教一下
    最後一句有什麼涵義嘛?
    您想表達的是?
    對不起 我理解力很差
    但覺得你寫得好好
    所以想知道...

    ReplyDelete
  4. 就是「任何在這裡發生的事情都是可以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