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27, 2009

narration



  一個熾熱的午後,行道樹上的蟬嘰嘰呀呀地鳴叫著。小左抬頭讀著招牌,陽光很烈,很曬,同掌心攢著抄寫地址的紙條比對,沒錯,是這裡了。真的不喜歡赤炎炎的夏天,縮縮身子,躲進陰影裡頭去。推了大門進去,玻璃門上掛著風鈴叮叮噹噹響了,店員一個清秀女孩子正擦著杯子,笑咪咪說,歡迎光臨。

  比約定的時間早了五分鐘。

  吧台裡面,磨豆機嘰嘰呀呀地鳴叫著。

  七八張桌子,也坐了不到一半人。大概因為是平日時候吧,大半是黃澄澄的檯燈,底下開著電腦,或戴耳機翻著書的客人。輕搖滾可有可無地唱著。一間不怎麼特別的咖啡店,小左想。那時電話裡的女人說,約哪裡好,也沒什麼猶豫報出個店名,小左不置可否問了地址,晃晃悠悠來了。

  店員女孩斟了杯水彎出來,說空位都可以坐,小左指了指邊角上一張小圓桌,說這裡吧。書架旁邊座位一個女人原本正看書,抬起頭來,視線對到小左臉上便立刻明亮起來,喊,小左,這裡。小左沒想自己早到了,人家卻還比她更早些,便走過去拉了椅子坐下,說不好意思,讓妳等了。對方化著淺淺的妝,笑起來有著非常輕盈的唇形,回說沒有沒有,妳知道我習慣早幾分鐘到。小左一怔,是嗎?

  店員女孩放下水杯菜單,玻璃杯和木頭桌面碰出喀啦的聲響。

  小左正打算問對方是否喝點什麼,才注意到桌上一只杯子已飲得半空。便隨意要了一杯黑咖啡,拿出紙巾擦拭汗水,邊漫不經心抱怨,噯,天氣真熱。對方回說是啊,又抬起手來快要摸到小左的臉那樣指著,妳傷怎麼樣?其實出門前,小左還想臉頰上的擦傷遮掩處理得非常漂亮,連一丁點痕跡都沒有留下,大概是流汗掉了妝,講說還好,皮肉傷,幸好很淺。不要留下疤痕就是了,對方說。

  又問,妳真不記得鴻生的事情了?

  小左搖搖頭,完全不記得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