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22, 2009

〈樂高〉



  如此整潔而繽紛。我多麼瞭解
  你會如何敘述這磚瓦砌造的世界
  人們向彼此伸出雙手
  一直作勢擁抱,用各種顏色襯衣身體
  代換今日心情幾何,好像也不必再問
  你今天住哪裏。
  在每個無關晴雨的城市
  樓起樓塌不過轉念之間
  你為何能夠隨時保持微笑

  帶我去遠方,或我不知道的某個時代
  那裏也是光亮而安全的嗎?
  畢竟酒杯長矛都是同一個尺寸
  讓我成為快樂的人,放棄我的
  體味與毛髮
  聲音與表情
  彷彿不必憂懼黑暗或死亡
  總是結伴通過熱帶的沼澤,手都一直牽著
  教堂的屋頂並不真的需要遮風蔽雨
  讓我們策馬奔過石器時代的洪荒
  躲避盜賊埋伏的海域
  看盡這個世界美好的光景

  如此飽滿而又精巧。
  一種光滑的漩渦的質地吸納了我
  那時候,我們正微笑著一齊成為
  街燈和植物
  海岸和太空船
  當時序進入科技時代,有人蓄起鬍鬚
  在另一個星球演述他的鄉愁
  那仍然是重要的一件事
  我們是地圖是砂礫,是
  語言以外的各種物品正要失傳
  我也將成為沉默的那種人,沒有歷史
  是可以的嗎

  或許,只是或許……
  還是讓我們揚起自己的旗幟
  在城市和莊園中間興築軌道
  電力耗盡之前
  都有列車來回運行
  然而,月台上沒有警示音響起
  你為何能夠隨時保持微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