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9, 2009

論文寫作的心魔


 
  「撰寫博士論文的時候,家裡的馬桶刷得特別乾淨。原來每天坐在電腦前面,卻經常一個字也寫不出來,於是就猛刷馬桶、擦地板。心中即使煩躁,卻也不敢外出看電影、逛街,這樣會有罪惡感,只好做些像是刷馬桶這種具有正當性的工作,其實是在逃避,只要找到能夠不寫論文的理由就好。而我其他也正在寫論文的同學,則有的打毛線、有的畫畫、有的學打坐,似乎論文遇到瓶頸,每個人就會自然發展出第二專長……」

   --畢恆達,《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 p.XIX



  從我在多鬆咖啡開始打工的2004年,咖啡館裡來來去去的人群,裡頭有一小撮,總是在開店沒多久就走進來,坐下。點了咖啡,打開電腦,抽著一根又一根的菸。坐到好晚,身邊的書攤開又闔上,煩躁躁地走來走去,我們戲稱,論文組的。當然論文組的人口會換,有人畢業,有人還沒,然後又有人前仆後繼地加進來。最後終於也輪到我。

  原想說寫論文需要的不就是專心,半年,夠了吧?




  結果, 從訪談與田野工作開始的時間就開始拖,直到我完成最後一份逐字稿,足足比原本計畫的時間多花了個把月,好不容易開始寫正文了,初稿完成的計畫時間更是一延再延。非常幸運地,還是成為R96論文組第一個看到隧道出口的人。為了我親愛的R96同學們,決定把我這段時間(2008年十月-2009年八月)從無到有寫出論文大綱、訪談、整理資料、乃至於完成正文的經驗稍微整理一下,回顧為什麼我們非得花這麼多時間不可?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的指導教授畢恆達(2005)在《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裡,明明白白告訴我們「不想寫論文」絕對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收錄於該書中的〈論文寫作症候群:寫作心理〉(畢恆達,2005:115-118)一文,也指出了寫作本身就可以是解決問題的方法,筆記、塗寫、隨時記下的隻字片語,對於產出論文進度都會有幫助。另一方面,找到自己寫作時習慣的時間與空間,也有助於進入曾嬿芬(2005)所言穿梭於「停筆、關機、登出」之間的寫作狀態。

  固然這些對我們都有幫助,但是,為什麼我們「還是不想寫論文」?除了技術性的竅門,同時看破論文寫作的心魔仍然是重要的。以下從我的個人經驗出發,試著找出我在論文寫作過程中遭逢的壞運氣、壞心情,實際狀況如何自然還是因人而異。只求拋磚引玉,一起加油,告別論文。



1、不要在論文寫作時,進行其他有壓力的活動

  五月的時候我曾一度覺得自己菸抽太多,而想要戒菸。但嘗試戒菸的那幾天,我書沒讀幾下,就算讀了,也一個籽兒都吐不出來,卡著不上不下的心情,到最後還是向便利商店輸誠,又抽起菸了。後來一次和老師的會面當中,老師語重心長說,「寫論文期間,不要同時進行其他有壓力的活動,比如說減肥,比如說戒菸。」又如林純德(2009年一月)自況,以大吃來消減博士論文撰寫期間的壓力,其實真的是無可厚非!

  這裡絕非要歌頌抽菸是減壓的好方法,也不是要鼓勵大家大吃。而是強調,由於改變生活習慣往往會造成壓力,在論文寫作期間,「如何不要為自己增加額外的心理壓力」確實是重要的課題。
  不會抽菸的就不要學,會抽了的,就不要想在寫論文的時候戒。

  所以我要開始戒菸了(炸開)。



2、不要妄自菲薄,但也不要誤認自己是神力女超人

  「為什麼論文都不會長大?」Word2007把字數統計直接附在視窗最底下,這固然是很貼心的一個設計,拯救了千千萬萬被字數統計給制約了的研究生,不必浪費那幾秒鐘把游標移到工具列就能看到字數。但這同時也是焦慮的來源。坐在電腦前面一整天,眼看著字數統計的千位數都沒有變,就覺得,我的觀世音啊,為什麼論文都不會長大?是不是我太笨?還是我根本就不適合作研究?

  不是這樣的。那時候在咖啡館遇到學長,抱怨為何一整天讀了三五篇文獻,結果三五句話就把文獻總結完畢了,好挫折啊。學長說你想想看,如果一天寫一千,三個月也就九萬,論文是不是差不多要寫完?我說是。可學長又賊笑說,可是你一天可以寫到一千嗎?

  真的別傻了,你不可能一天寫很多東西出來的。寫論文本來就是長期的抗戰。

  一天寫三千?你以為你是神力女超人嗎?



3、找兩個或三個「適合自己」的書寫場所

  每天都待在研究室、圖書館、或者家裡,真的是很煩人的一件事情。誠所謂狡兔三窟,找到一個除了「最習慣的地方」之外的書寫空間,對於論文寫作者來說真的很重要。稍微改變的燈光、人群、聲音、和空間形式,都有助於我更專注在寫論文上頭。在家的時候,光看電視都來不及了,怎麼會寫論文?來到研究室,發現自己整個下午就光賴在沙發上,也不行,東西趕快收一收,去咖啡館坐著,和不同的人聊天,抱怨,然後寫論文。進度就變得比較快一些。

  適度地更換場所,比如說早上下午待在研究室,晚上去咖啡館,也是不錯。重點是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書寫模式和心情。有時候也不需要大成本,換一下耳機裡的音樂如何?有時候,歌者的嗓音聽煩了,不妨找一張鋼琴曲,按了repeat就讓它整張唱一個午後。也可以達到更換環境的效果。

  另一方面,平常和你待在同一個地方的人,說不定早就聽膩了你的抱怨(他們早該抱怨你老在跟他們抱怨了!),所以去找「別人」抱怨,其實也還滿重要的……



4、你就是要坐在那裡那麼久。你就是不能出去玩。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從零四年開始就會跑電影節。零八年我抱持著壯士斷腕的精神,捨棄了年底的金馬影展,今年又捨棄了台北電影節。為了擔心不好的事情發生,我甚至連影展手冊都沒有看,還D掉了朋友轉錄到我板上的影展宣傳文(哈哈)。好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真的必須要認清「就是不能出去玩」的事實,必要的時候每天早上起床出門去學校之前,可以對自己默念「我最喜歡寫論文了而且都不會想要出去玩」一百次,說多了就變成真的了。

  用時間換取字數是重要的道理。雖然不免會聽說某老師當年寫碩士論文七天七夜不睡,硬是這麼快就寫完,但那終究只是個百年一次的都市傳說。不要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了,鐵杵磨成繡花針尚且都要許多時間,從無到有把論文變出來,難道不需要額外的專注、努力、奮進?另一方面,坐在那裡那麼久還有另一個效果。每天中午前後進研究室,我不免會覺得,先來回信好了,先來噗浪好了,先來bbs好了……然後就吃晚餐。吃完晚餐才會驚覺噢我的觀世音,已經浪費這麼多時間了?然後乖乖進行有意義的產出。就是這樣。

  把出去玩當成是給自己完成重要段落的獎賞,而不要認定它只是放鬆的手段。

  就是不能出去玩。而且出去玩幹嘛呢?心懸論文,也還是玩得不開心嘛。




5、禁欲其實不會幫助你更神智清明

  這個我應該不用多說了,禁欲也是一種「有壓力的活動」……





Ref:

-林純德(2009年一月)。〈成為一隻熊:男同志「熊族」的認同型塑與性/性別/身體展演〉。2009台灣文化研究學會年會論文。台北:國立師範大學

-曾嬿芬(2005)。〈有趣!有趣!有趣!〉,畢恆達著,《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序文。台北:學富文化

-畢恆達(2005)。《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台北:學富文化

2 comments:

  1. 這果然是過來人的經驗,但也有寫論文成為生活的一部份的人啦...(說起來是一件悲慘的事...)

    ReplyDelete
  2. 你是說像你這樣的博士班學生嘛?XD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