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5, 2009

〈兩城〉



  「係我,」
  於是,也可以用我不熟悉的腔調
  說起今日的天氣,拿你的語言講
  相異的街道
  相左的詞彙
  同一句台詞還在反覆
  「你會唔會同我齊走?」

  我繼續在這裡,忍受炎夏的泥濘
  慶幸兩個人過同樣的時區
  緯度,和地理
  航線虛虛斜斜畫進地圖
  兩個城市兩個人,努力
  認得對方停駐的店招,今日大雨
  地鐵嗡嗚
  還是行過慣常的路線
  兩種氣候裡,各自
  交錯的用餐時間我總先一步
  早出門了多注意陽光熱辣
  喜歡你喜歡我是我自己

  別人是否會有類似的規律
  如歷史中少數幾次
  天開雲朗,文明的晴雨
  還是收了傘踱往十八樓高座我說
  這裡的九樓也有晴空一種

  擁擠如蜂巢的人們不諳方言
  不能相互叮囑走路的姿勢
  「或許再
   生動一些……」
  人們趕赴一場場自己的宴會
  老擔心睡眠不足,卻更喜歡
  多說點話多曬太陽
  知道有座城市比南方更南
  但人只是跟著
  方向都你選的,我終於懂得
  不同地點做同一個人原也有可能

  隔著話筒等待過境的班機
  想想這城市比較特殊的
  咖啡館裡頭
  接近打烊時間了,還會有人來
  討杯水並很快飲盡




*首段引號內文字,摘自電影《花樣年華》口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