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9, 2009

〈園藝〉



  季節有它自身的難處。一場疾風
  一陣荒旱,能在兩人中間磨出些
  乾的砂礫。
  推車嘎著嗓子經過
  說蘭花需要濕蔭,九重葛需要支棚
  撐著生長的習性與分岔
  新綠的枝枒繼續往上,繼續
  往上

  仍不免想像,你慣常靜坐之間
  能不能就在土壘深處尋得少許
  秘密,少許的
  未曾言明--往年的信簡
  養得杜鵑各色苞蕊都在爭豔
  把情話
  甜美的情話同汗水滴落
  一齊腐化也好,說
  在夏日的驟雨之前擁抱,恐怕
  仲秋也有焦雷陣陣,不言不語
  沒人知道明年春天的事
  只能明年再說。
  鏟剪一張一合,蕪生的過錯和遲歸
  比不得季節自身的難處
  好像花開總有花謝
  葉黃葉綠,本是風景縱橫

  爭吵是風,吹過便吹過了
  也不必再問
  留不留得住深夜你自花木間穿行
  薰染了花香有些舊的習氣
  雨季底偶然的談唱、衣影、和蟻群
  白千層的陣列剝落扶疏片片
  武竹何以有枝帶刺,爬牆虎搖曳
  繫緊了葉脈裡
  月光相纏
  相繞
  安放的位置一再更動
  芭蕉修剪過了還是稍嫌葉闊
  沒有風的日子繼續累累結實
  無從躲閃一種寧定

  後來逐漸懂得了秋日的光景
  你我牆外側坐
  相聞黑闃中仍有花氣朦朧
  說話間有人踩著腳踏車自情節邊緣軋過
  發出吱呀的聲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