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3, 2009

密密語





  信總是從天氣開始。今天早晨香港一場大雨,乘地鐵變得不可能。邊搭計程車邊寫信,想雨停了又要轉熱,夏天嘛。

  真是夏天,躁動之夏。

  台北也熱得,每日午後雷陣雨滂滂沱沱下,拉下了耳機有個雷正好在研究室窗外爆炸。禮拜三,最忙一日,上頭交付了工作開幾次會,和法務對談便整個人繃緊。論文寫得如何了?總是問,最後一章最後一節,寫完了需要個假期,到哪兒去都好。想反正離開這地方。但最後一哩,可能最難熬的,開心點。讀你文章都令我有些擔心掛念。想是老人病發作罷。

  沒有說,我姊的女兒生了個女兒。我做了別人的舅公,感覺超老。

  怎麼香港仍這麼熱,只想留在有空調的地方。

  你在努力中?



  得趕快將這段次寫完,晚上有個朋友生日,聚會。再是另一個九月要去美國,珍惜認識這許多年的朋友。看他們,便覺得我人生沒在前進,卡死了。怎麼會?你們都念了研究所,身邊儘是一些聰明人,也去過許多城市許多國家不是?十九歲前,連大陸都沒去過。後來也是自己掙了錢,才比較多旅遊。加拿大,歐洲,工作過的城市,東亞,當然還有台北。九九年後半去了埃及,也沒訂旅館,光一張機票,去了。令人屏息的十七天,自己一個人在令人屏息的國。台北還好嗎?電視上頭,台灣挺慘的這次。

  南台灣真慘。但台北還可以,雨水也沒特別多。父親節嘛,待在家裡陪老爸老媽,以後能陪他們的機會不太多了,以後,也不知道會在哪裡。美國、香港、上海、新加坡,或乾脆回台灣。看那兒有展望罷。你是還年輕,有什麼機會便抓住它,應該的。人生有幾多個十年?煮頓餐飯,上班、下班,時間很快過去了。

  夏天過超過一半。想你了。

  還沒去海邊,怎麼夏天快要結束。

  又是乘計程車上班的日子。老媽來我這住上一段,打新界來--新界,你就想,像台南--但再不能同她長住了,老是念,為什麼不結婚。幸好哥哥有了兒子,狀況好些。媽媽們總嫌念,別抽菸,別喝酒。早點睡。都一樣。也希望你戒菸的,上回我整日嘴裡唇間,聞起來像極了整口香菸。就寫論文,寫完了戒。今天進度不壞,早些出研究室。唉我們樓層有人患了新流感,七點就得淨空,但願人都沒事。這裡,那裡,島北島南,各個島上人都沒事。

  其實管不得他人的苦難。問,九月中飛去找你行不?我可以一直去的,只要你別說個,不。可又覺得怎能同你交往?我中文這麼差。噯傻瓜,我也想你了。急了,便改說八月底罷,那週末幾日。怎麼不好,領你去淡水,陽明山。去哪兒也行,只要你開心。只希望你在。炎天雨天,躁躁的,一晚要沖上兩次涼。

  兩座城市兩個人,城市凝成了地圖上的亮點。窗外又是密密麻麻雨水落將下來,織成一整片的白噪音。論文整理完,也不問要看不看,寄出去了,附件裡邊還有詩。看到了,你不是還先寫好了謝誌?開心呢,在這都可以聽見你的笑聲。

  發現不可能用粵語念詩,不同韻,不同聲。可我會來找你的。

  也不一定在台北,在別的城市。哪兒都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