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14, 2014

〈關於分開〉

 
  那時,你是這麼說的--
  在一些字義彼此相依的詞彙之間
  任意加入些分隔與空白
  比如說
  讓海從此無關於岸
  阻絕那河,那堤
  煙飄在囪的上方,馬跑在鞍的前面
  令花只能開在園的外頭,然而
  「分開」分開這個詞是沒有用的
  與其問是甚麼分開了我們
  不如說從此之後剩下了
  你,和我。是嗎

  那之後,總有些話是無效的
  比如說:
  你如何分開森和林
  只因它們總能夠獨自地成立了
  又怎麼能令冬蟲不成為夏草
  如何簡單地分開思與念
  分開污染和泥土
  令一條深埋地底不為人知的管線
  分開於我們這美善的世界
  無論沼或澤
  都讓我們陷落
  親愛的--也許有些空白永不能成立
  比如說,當我現在又說了一次
  「我們」

  是甚麼過去了,又是甚麼
  終於能夠留存下來了比如說
  你不能分開的雨
  和傘
  和一條街
  和燈和我的影子,只剩下獨自一人
  肉體在玫瑰的窗上
  靈魂漂在靜止的溝渠

  彷彿你是這麼說的--
  讓我們分開
  分開某些抽象的與具體的
  相關與不相關比如說
  記和憶,情與慾,盔甲,擁抱
  面具與謊言
  有我和我的宇宙。醉和它的經緯
  酒瓶又如何是酩酊的?

  記起你最後那句話
  我仍想分開「分開」這個詞彙
  還原那天之前--
  讓雀與躍能相互關連
  喜和樂仍住在同一個房間
  讓我還岸於海
  築堤予河
  晨曦再次聚合了……是曾經的
  肩和肩,膝與膝,掌心,和指紋
  我有句話要說:
  分開之後的那一切
  都已獲得了新生與安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