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Nov 8, 2012

〈兩人一犬〉

 
午餐時間從大樓裡出來,抬頭看氣候有些陰鬱,正想著要吃些甚麼呢,低下臉來,人行道上,前頭兩個男的走著。右邊的穿著全套的鐵灰色西裝,左邊的,倒是休閒的打扮,半短的七分格子褲,螢綠色的 POLO 衫,還戴著頂棒球帽。雖說是並肩,但其實靠得也沒特別近。

這場景不怎麼起眼的。倒是,穿西裝那個,噯,怎麼在這上班族群聚的騎樓屋簷底下,就牽著條柯基,慢走的樣子。

人啊,人是徐行的步伐而柯基本來活潑,那氣壓偏低的早午時刻,就顯得更加不安份了。跑跑跳跳,這兒聞,那兒嗅,往前跑幾步,又循著繩子繞回兩人的腳邊,蹭幾下,又伸著舌頭作勢要撲,穿西裝那男的呵呵一聲笑罵,好了好了,你!

還走在後頭的時候,只感覺人在交談,但聽不真切。

前頭是大路口車流的吞吐,這頭還 15 秒的綠燈,卻無論如何過不去的,這麼把兩人一犬的行伍給攔下了。

穿西裝的順手把狗繩右手交左手,再交給休閒褲那個。說,沒想到你會帶寶寶出來,今天不是有案子要趕?穿休閒褲的聳聳肩,回說,剪到一個段落,原本想去游泳,但又有點發懶,就帶寶寶來找你囉。像對狗說話,寶寶,有沒有想把拔?

穿西裝的又呵呵笑起來,抬起腿蹭蹭狗肚子,說對呀,寶寶有沒有想把拔?

狗兒當然是不回話的,卻一個打滾似的要往地上躺。

穿休閒褲那男的一揪繩子,說欸別躺下!這裡髒!鐵灰色西裝說,這小子就愛撒嬌,跟你一樣。休閒褲哈哈一笑,說我哪有?穿西裝的已把話頭轉了開去,問,中午吃甚麼?

休閒褲還沒回話,紅燈已經轉綠,路這頭的人往對面過去,那時雲層分裂,突然打開整片的陽光晒了下來。穿休閒褲的邊走,邊跩著狗繩子,問說,熱嗎?穿西裝的口頭上說不會,卻已動作起來,脫了外套,穿休閒褲的伸手去把外套接了下來。

西裝那人說,帶著寶寶,餐廳不好去,就到前頭市場裡吃個乾麵吧?也切幾個嘴邊肉之類,給寶寶加菜。休閒褲這會兒倒抗議起來,甜膩膩地說,把拔就知道寵牠!越來越胖了。穿西裝的又笑,說,你啊你,爭甚麼爭。休閒褲回說,好啦,我順便到市場看看,還剩甚麼晚上可以做幾個菜,幾點回來吃飯?

還沒聽清楚那兩人後來的話語,這穿西裝的和休閒褲的,便牽著條狗,轉彎往巷子裡頭去了。那時午後乍現又遁隱陽光,才初初把市場口的水氣蒸了起,混著肉氣,菜梗味兒,雞鴨魚鮮,撐得十分飽足的一股味道交纏在一起,頓時十分肉感的一陣人間氣息湧起來,想再探探頭看他們望哪攤子去,卻已看不見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