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21, 2011

〈違約交割〉


  我對此道歉。銅綠色的太陽不會升起
  不會如期照亮前方的道路
  明天大地仍將與今日一樣荒蕪
  我可以道歉,為了那些我不曾犯過的錯
  即使把謊話反覆敘說成諾言
  我仍無法兌現
  只因我無法真正地愛
  走過淋漓的泥濘有誰保持微笑
  我無法交出我的未曾擁有

  在路人目光所不及的地方
  把吊襪帶塞進抽屜裡吧,收起那些
  我的無法明言
  靜默之類,秘密之類
  螢光水母之類變色龍之類
  又該如何辨析幸福與淚水之一體兩面
  當空中開始潑灑銅綠色的暴雨
  事情就已是這副模樣

  在錫製的盒子裡邊,我已浸坐太久
  起初以為我能交易記憶
  忽略了長此以來我所放棄比我想像得還多
  敲打周身的語言如隕石碰撞
  我願意簽認
  簽認日光直射地面的確切時間
  簽認季節過去,簽認死亡與疾病
  簽認禮讚與合約--此刻此地有人持續進來
  無法數落有人擅自轉身離開
  指數與機巧齊從天空落下
  赤炎炎的氣候裡
  繫藍色領帶的男人鬆開了喉嚨
  彈他不存在的吉他
  唱首不需要聲音的民歌

  無論是否有心或者有人真的願意
  我為此道歉。為了我的心事說來不太踏實
  在那陰暗潮溼的洞口
  蛇類吐著分岔的話語也都和我一起
  耍弄害羞與欺騙
  飽拳與惡意也都憂傷而溫暖
  把自己關在門外,我給不起的
  遠方的地址沒人寄信也沒人索取

  可能已說得太多--動物與牠們的豢養
  假使不能拒絕,就編造一個謊話
  語言且流轉如鬼月的風色
  有人說了我們就聽
  聽完了也便徹底地相信
  曾經不需甚麼安心的理由
  此時則對不存在的事物感覺恐懼
  秒針又再跳了一下
  或者更多
  我無法交出我的未曾擁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