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28, 2011

〈瀝青〉


  我曾有生命。如今我身後
  甚麼都沒有了,夥伴們竭盡所能
  製造出火焰與聲響
  軟熱黏膩泉水邊
  看守我們那一盞燈垂眉
  與它的兵士,看我們沐浴
  妖精揮霍未來的時間

  彷彿我曾有生命
  而時間,在我們碰觸它之前
  其實都已耗盡,我曾跳過
  一支艱難的舞蹈
  我們張揚雙臂,是窗
  首先關上還是門為風而敞開
  當我走過草芽的綠意
  吸引我而來那唇舌的渴
  而後又喚來了更多的神明

  我確知自己曾有生命
  隱約的影子讓我記起自己的臉
  陌生人呼應的姓字
  兩兩對對,又與世界隔絕
  一場呼告一場
  對坐的傾夜以談
  枝節蔓生記憶,即便醞釀著甚麼
  都無法名之無法傾訴的
  苦甜都是同一件事

  我站在道路中央,又想
  同雨水一樣好好地躺在那兒
  我曾有生命
  而今土地與天空
  在彼此的身體裡緩慢重生
  有些女人重生為娼妓
  而有些娼妓
  重生為高尚的女人

  先知從命運中得到自由
  而世界依然運轉
  盲目的生存也有獨特的音律
  我曾有生命。我記得
  野火繼續擴張
  回首的時候甚麼都沒有了
  在泉邊抽菸的女子
  正將她自己燒為灰燼

  鋪張滾沸白晝裡
  我垂問誰曾擁有生命
  畢竟沒有任何聲音透牆而來
  也沒有人提起油燈
  對世界發動最後的襲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