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3, 2011

〈CyborgⅡ:生活在他方〉

 
  生化人令自己進化。眼耳鼻舌都裝妥數位接收器。他們巴不得就在太陽穴上開個孔洞,接上以太網路,隨時更換Podcast播放清單填補所有通勤、守候、或只是該睡而不睡的空白時光。

  生化人甚至不需要上電影院了,接上網路線他們就是自己小小的黑暗房間。他們哼唱,並不時記誦那些最火紅的影音片段作為談資,漸漸地,最受人喜愛的咖啡店,不再是供應最美味咖啡的舖子,而是在座位旁拉著網路延長線,給生化人連上網絡的節點。

  於是,不再有人是寂寞的了。生化人會這麼想,每個人都有許多的姓名開張在一座座社交網站,好比一座座擘建在光線電力交錯之處的城。

  每個人都有許多的朋友,擺設生化人檔案裡邊的小小頭像,點進去就是另一個人的房間。於是非常簡單可以知道,噢她上班了,他下班了。他早上吃了三明治,與主管爭吵了並且思索離職的可能。他感覺今天是陽光明媚午後,她說,你還沒去過赤郡,我也是。生化人也是一樣熱切地與每一個認識與不認識的聽眾,拋灑著生命的碎屑,存活的渣滓。每天都花上一些時間反覆確認誰去哪裡上班了,誰有了個兩歲的女兒,誰搞過家教學生,誰得憂鬱症了,誰當了精神科醫生。然後誰要結婚了,誰最近過得不好,誰戀愛了,又分手了。

  生命的源頭,不再只是一堆石頭、性愛、與死亡。生命,成為數據的規則與其傾覆,指令與偶發的程式錯誤。生化人激切地遊盪在一個個神祕的房間,感覺每個人都為她他它牠祂所敞開。

  您的連線已經過期……請重新輸入帳號與密碼。

  城裡,偶然會飄來烏雲與雷雨。生化人站在那僅是稍有遮蔭的屋簷下,看著雲端。天啊雲端,那簡直就是一句詩般的隱喻,生化人把所有記憶與照片,具象與抽象,說詞與詭辯,全都上傳存放到遠颺的伺服器裡。

  在那裡,每個人都有許多的朋友,你的第二個人生。或者更多,所有笑容都是真實的,微光裡的自言自語,像要分享一個誠心的秘密,但打字瞬間又想要有諸多保留。連這一份保留都是真的,生化人發佈了新訊息,新動態,又再將它們刪除。設定為:只有您的朋友A、B、或C可以觀看。可誰才是我真正的朋友?

  後來,生化人進化到憑著掌心那吋方窄小螢幕,就能通往全世界。只是某廠牌的掌中連接器,還不支援某多媒體互動語法功能。城市裡引領風潮的醫學美容診所,順勢推出了最新療程,無線網通晶片植入顳葉給您最即時、最震撼的聯網經驗!該網頁目前無法存取請稍後再試。程式發生問題,我們正在解決中……我們很抱歉。我們將儘快解決。

  然而放眼望去,那明明是沒有任何人的房間。一座語彙的廢墟。自言自語的小人兒在畫面上反覆鞠躬並只是一句話的來去,我們。很。抱歉。

  我們……很……抱歉。瘋的是世界還是我們?

  值得慶幸的是,當我們成為生化人世界唯一的人稱,肯定就不再有人感到寂寞。當然生化人會這樣想。發佈完最後一條訊息說晚安,那些安裝妥定的自動回應程式,我們認識的不認識的女僕、推推星、執事與管家都前來與我們道別。我們感覺非常滿意,撳熄了每張在黑暗裡散發螢光鬼火的屏幕,並再次寬衣準備去睡。







(2011.03.03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