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31, 2011

〈賤人鄙事錄〉

 
  少年少女披上便利商店的日式小背心,或穿起速食店色澤艷麗T恤戴上棒球帽,您好歡迎光臨,請問決定好需要甚麼了嗎。加甚麼油請問有沒有會員卡?或只是端端盤子當外場的,光是把菜單背得滾瓜爛熟,有的店家服務外國佬金髮碧眼的英文對話,哈囉哈囉,美唉嘿唷噗you?硬著頭皮上了的菜英文毫不遮掩不害羞,念書都沒這麼認真!

  子曰,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猶記得第一份工作,國中甫畢業接到的補習班主任電話,想來打工嗎,還真簡單的工作,講電話攬客,試聽那些口若懸河舌燦蓮花的補習教師,整晚的笑話和數學公式混成一氣。坐在隔間裡撥電話的少年,厭倦了話術都是相同的開頭類似的結尾還得忍受被對方狠掛電話,我們家小孩不、需、要、補、習!好快學會偷懶,就打給自己朋友聊聊天,窮極無聊的很沒所謂。過沒多久,主任拎了通聯記錄,為甚麼,你每次上班都會打這隻電話,講半個小時以上呢?

  吹著泡泡糖的少年想轉工,打聽的時候,朋友說我們店裡有人上打烊班,倒炸油的時候不小心在廚房裡滑倒了你知道,那鍋,可滾燙的啊……另一廂,壓低了聲音的像傳遞一個秘密,不要吃我們家的泡菜了進貨的時候,整袋像扔死屍垃圾一樣的摔在廚房裡……還有某連鎖咖啡店,冰櫃裡的糕點越是稱「好吃喔」越近保存期限……

  聽了都讓人發抖,這城市危機四伏,沒有一處安全。

  還是找到工作,老鳥帶著新人做鮪魚醬。整罐的鮪魚擠了油,滿滿美乃滋擠進去的白花花看起來都是熱量,那不打緊,儘管戴了手套,要把雙手塞進料理盆裡攪拌軟軟爛爛的手感還是,挺恐怖的。你認命吧,這是新人專屬的活兒,稍有資歷沒人想做的。話說完,竟然還聳聳肩耶這人!

  是覺得孔夫子那句話該換一換--子曰,吾少多能鄙事,故賤。

  我做過很多份打工,才知道這世界真的很賤。

  某個達官顯貴位居政府院長之職的大人物,在電視訪問上說,那些去打工、賤賣黃金時光的大學生笨死了!於是乎,幾個小時幾個小時販賣著課後閒暇的少年少女,前此不久還拿了新刷的存摺喜孜孜,後一秒鐘盯著電視像那人直指自己鼻子,忽然感覺自己全身上下成了不折不扣的,賤貨。

  苛扣薪水晚發薪水,賤!遲到5分鐘扣1小時薪水,賤!店長看不順眼整個禮拜只排給4個小時班,賤!電視上大人都在嚷嚷,萬物皆漲就是薪水沒漲。電影前都預告暑期小心打工陷阱,少年才感覺哪裡出了問題,上網一查,基本工資都已經95元了,七折八扣的80元薪水領到時只剩60元,為了掙口氣怎的,為了蒐證更加完備又再去找了第二份第三份工,連父母都再看不下去,問你是有那麼缺錢嗎?給你多些就是了。

  氣鼓鼓的口吻頂回去,不、不是錢的問題!

  大學校園裡中午那課才接近尾聲,台下窸窸窣窣收拾好背包仍一陣旋風般,卷出教室去。這次不是為了打工趕路,各方各路的雜牌軍隊集結了,當然更沒制服,只是胡亂綁了頭帶,拉開布條「打工勞動條件低劣/雇主違法奧步不斷/籲勞委會立即勞檢開罰!」

  少年少女們頭一次的抗議當然並不支薪,拼湊出嘉年華般的吶喊與喧嘩,啊,敬我們賤賣的青春,敬這個賤貨的時代。





(2011.03.31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  
 

1 comment:

  1. 你的文章越來越有那種洗鍊感,
    這篇的tempo相當的典雅,
    有種一氣呵成卻又鋪成的相當完美得感覺。
    我特喜歡。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