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2, 2011

〈夜談〉



  初春的雨裡,我們談論典範的問題
  翔實分辨是樹木首先汲取水份
  或天空餵養了土地
  我們當讚歎一隻獸涉渡而來,取食春芽的牠
  覆蓋以雨的濃郁,又如薄幕的
  典範似有,若無。在獸終於躺臥的地方
  我們習擬牠的步伐
  我們談論
  一棵樹如何抽長來年的時間

  我們談論典範的問題,黑傘底下
  有人信守。有人踩著泥濘的雨水離開
  拒絕等候的人
  讚歎一個承諾不使眼淚滴落
  那是陣風的巷口--蝴蝶拍過秘密的航線
  我們眼見燕雀從眩目的日光中飛來
  儘是一筆歪斜的飛行
  也能將之捕捉
  我們談論蝶的前世,讚歎尺蠖的屈伸
  初春以後誰來笑談蛻變的必然

  暴風中心,許多鸚鵡圍繞
  我們談論典範的問題,以學舌的語氣
  以逼仄的腔
  我們讚歎鳥喙演化得愈發肥大
  我們讚歎時間過去,終於牠們學會更多手勢
  彼此爭論,關於風的猶疑,彩虹的虛渺
  當話題進行到飛行的快樂
  帶來短促,沉默
  與停頓
  彷彿有些事情還能令我們都點頭同意
  然後日頭越攀越高,照亮
  不著邊際的夢

  若我們知曉更多,再繼續談論
  餘下的問題。水族館裡
  我們不吝於讚歎那條最快攫獲餌食的鯊
  與牠的旋身,讚歎尾鰭與暗湧
  帶動可見
  不可見的水流,讚歎並非所有餌食都將死去
  總有魚在齒牙間扭轉了命運
  我們讚歎餌的逃亡,且為鯊所惋惜
  讚歎靛藍色虛構了海洋
  便呼喚誰在那裡倒入更多的餌魚
  引來更多的鯊

  我們談論典範的問題……
  連夜風雨已洗去了塵埃,洗去
  倉促而得的結論,我們讚歎晨光也能失而復得
  卻如何談論
  典範儘是一襲牢固的天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