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8, 2010

〈小馬戲〉

 
 您從未被告知任何的規則。
 特別是關於安全的那些
 他們總在適切的時刻等待您失足墜落
 並親切有禮地問
 「您已經在工作了嗎?」
 是的,這只是一份工作

 早晨您蓄意觀望海妖的櫥窗
 通常是右邊的門在第二節車廂
 行過您偉大的航道
 啊,自縛在桅杆的奧德修斯您是不是
 喜歡她總以淡妝出現,哪怕
 終究只是認得左半邊臉
 街道醞釀節制的殺意
 將橫躺木箱裡的少女一分為二
 分為三,分為四
 然後她微笑著出來,再次獻上
 鮮花和吻。和高叉泳裝。彷彿
 碎裂的冰層從未消解

 他們說一切都像塑膠花那樣自然。
 有時您是少女,有時是刀
 但更多時候是鴿子
 世界繼續運轉而您若無其事地飛走
 世界運轉
 當然沒有什麼不同您已經
 逐漸習慣。某次不經意遇見
 海妖少女她換上陌生的妝束嚴肅的黑
 您感覺冷。又感覺熾熱
 是消防隊員正以滅火器灌食自己
 觀眾席方爆出如雷的掌聲

 日夜揚帆滿舵的
 是人還是船
 又如何確知神明不僅是另一種扮演

 危顫走在思想的邊界
 沒有人告訴您任何的規則
 他們勢將投擲您以夜歸的天色……
 女妖並不特別為誰歌唱
 非常有可能
 那畢竟只是一份工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