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6, 2010

一年是奇妙的長度

 
  親愛的。這是我們週年之後的第一天,台北依然是雨後的台北,而香港的八月,也仍然是香港的八月。時間過去,城市從來不會因為戀人的晴雨而有所改變,只是四處的環節此地高樓起,戀人的節慶相隔海峽,能否渡過暗湧惡水送達我殷殷的思念?

  親愛的,如此一年過去我還不能明確說出自己哪裡變得稍微不同了。只是你總日夜提醒,希望我不憂鬱,希望我作息正常更改我晝伏夜出的習性,只是你的壞脾氣阻止我蕪生的埋怨與傲慢,撒嬌吻上你鬢角時你說,欸。

  我會說,這樣不可以嗎?你笑笑說,不開心就把我甩掉。

  總歸是你笑起來的眼角令我如此留戀,親愛的。

  曾經我為過往的他們所寫就,篇篇章章抒情的頌歌我只是就寫了我說,一年真是奇妙的長度,足令人自一切傷害復原療癒,從所有的傾斜當中找回生命的準衡。親愛的,於是這所有詩歌與讚頌,如今都成為你我愛情充分的註解了--我還是說,一年真是奇妙的長度,只是我不再自傷自憐,我們中間的默契與距離彷彿相互填補,這樣說來我和之前有什麼不同?

  行過台北我城的街景,我內心默念牌招用一種我並不熟悉的語言。然而比之一年以前,這陌生語言的聲韻我反覆習練,我漸次熟悉。我閱讀你的名字我書寫,句法行文帶點粵語的慣習,我們講話在計程車回返的路途,我們繼續講話我說,你開心嗎?我問你答,台北依然是台北香港也仍舊是香港,兩座城市兩個人,我確定兩個城市兩個人,相同時區做此時的戀人畢竟真有可能。

  親愛的,一年來我們每每在白晝通信,在夜晚傳送簡訊,如今已養成了某種習慣。我們仍不禁要比較此時此地兩城的差異,我們慌亂辯證著好與壞的,體制與系統,建設與破壞,我說,那樣也不錯,但終究憑藉著一切能見不能見的城市光影,我只是想像著你出走與回歸的路線,我只是想同你說,我思念你。

  於是一年過去,我是變得更成熟或者更脆弱了?

  親愛的,我的成長來自你帶領我認識人們賴以生存的現實,那提點我注意的狡猾險惡,我因為你而感覺安全。同時親愛的,我的脆弱也是因為你,我害怕想像自己未來如果失去你,那麼,我是否又將成為一個人了……

  週年之後我再次回想這一年。如果一年的時候足夠讓我推想未來,可能我將不再患得患失,終於因為你而走入正向的輪迴。

  親愛的,這都是因為你。此時此刻台北又是雨後初晴,一切緩慢美好,而我又因為談論你,而變得溫柔軟弱。

  一年真是奇妙的長度。親愛的。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