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24, 2010

〈國殤〉


此時太陽已越過中天,歌謠
還在隨水位上漲。遠方黑幕飄揚
我父,說不清的那是
八月的憂患
窗戶為何全安靜拉上了簾子
樓廈般的雲靄持續攀升
我羞於告訴你,噢這傘
終究是不蔽久旱之雨

門口斜倚,新綠的青竹燈篙
是為你而伐啊蔥蘢蓊鬱,看
行走的群山
我羞於告訴你,你未來的墳塚上
可能將誤刻著別人的姓字
我父,我該如何分辨
哪條手臂當配上哪一副眼鏡
怎樣的呼喊曾在哪具胸膛迴盪
許多窗戶在泥礫底下關閉
那些打開的
則迎入了更多的神明

不記得原先是如何的血肉身軀
如今都是我等所站立之處
我父,我怯於告訴你
有人只能撿回了頭顱,有人
丟失了容顏--更有人
兀自在溝渠邊纏繞,灰灰蒼蒼
長街上,有人將斷橋與塹壕銘刻於石
宣稱他們
記得一切的發生

檀香繚繞是你回家的方向
我父,生命不就是石與交媾
河流與死亡。我又感覺上游某處
隱約漂來故鄉的消息
那枯枝敗杈
可是你最後握緊什麼的姿勢?

黃昏已不是同樣的黃昏
我父,我稱著你的名請求你
莫要走遠了,此時惡水已近休止
請告訴我
那為你張揚的傘下
有否一襲晴朗的天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