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2, 2010

〈家變〉


  四月杜鵑凋落,片片段段都像
  昔日盛開花影。一則賭誓
  我父與我各自釀藏秘密,浸漬
  憂患裡,那時突然有人在窗口喊叫
  彷彿一台鋼琴久未調音,我能自己
  練習,我會說
  杜鵑看來仍是去年的杜鵑

  反正是無人的室內反正是
  等待膠合的三夾板咿啊開闔,看來是
  竟與你容貌相似那人打街頭走過
  我父,給我以氣血並
  給我以智慧。令我能
  面對長日浸坐自己肚腹中
  飽食那些謊言與微笑--漩渦捲起
  線香煙塵,家族的背後有魂魄驚醒
  一扇窗靜靜鑲嵌著星光,但
  並非是風
  吹開了它。

  我父。我血我身
  原先都是我們所站立的地方,而今
  你迎回那神龕還未及開光
  已經為言語所蔽--如果有神
  為何牡丹花叢裡來去那人滅熄了燈火
  葳蕤新芽都枯在他底下?反正是
  不作數了。兩十年前
  眾人圍坐新年現在徒然是
  三四人空懷陌生與哀慮。我父
  當然我會這麼想--如果
  我們承續並非同一條血脈
  那霧靄般的
  惡之言語。

  露台上鐵枝如荊棘生長
  令雨聲掩護我們在青石奏響的
  急板。討論一個稍微感傷的
  話題,噢我父
  秘密裡供養與你相似臉孔
  而今我聽聞他喊叫你名姓
  差可比擬彼此的廢墟,竟如此地
  並不適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