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15, 2014

還不夠好的世界

 
近日的影劇新聞,蔡依林的「不一樣又怎樣」MV未演先轟動,媒體多以「蔡依林挺同志婚姻」為題,大大讚揚蔡依林作為同志教主,以行動撐同志的作為。但除了蔡依林與林心如的螢幕女女初吻,除了歸亞蕾在MV當中一句「她是我妻子。」道盡世間的愛其實並無高下,也都同樣值得祝福之外,其實我想說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日前一則新聞,美國加州一位12歲男孩Ronin Shimizu長期被同學嘲弄為「全啦啦隊唯一的男生」,在不堪霸凌的情況下,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
 
是的,都已經2014年了,正當我們高舉旗幟,呼告著同志婚姻同樣值得祝福的此刻,還是有這些年輕的孩子,因為「他們是誰」而被霸凌。我想起三年前跳樓自殺的鷺江國中楊同學,平日多與女同學相好,遭班上其他同學嘲笑「娘娘腔」,楊姓男同學疑似無法忍受長期遭到嘲笑,選擇跳樓結束生命。他在遺書裡頭說,「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
 
都已經2014年了,這樣的事情究竟何時才能夠不再發生?是的,婚姻平權很重要,但或許更加重要的是,我們究竟該怎麼做,方能減少因性別氣質不同而出現的霸凌。性別平權不該只是「有情人終成眷屬」,而是讓人們都能夠成為他們自己,讓人們,以他們自己的樣子成長。無論婚姻平權能否在不久的將來在台灣成真,2011年離世而去的楊同學,都已等不到自己成人了。
 
而我們必須記得這些悲劇。是因為不要再有同樣的歷史,發生在未來。
 
不會遺忘的。我們要用未來的歷史向楊同學證明,人性是追求美與善的。只是這個社會還改變得不夠快。對不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