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30, 2014

〈成年禮〉

 
  是甚麼時候
  突然就學會了親吻
  學會翻轉沙漏
  並不等於扭轉了時間

  我能看清你的臉嗎
  像嬰孩反覆練習抓握
  學會在離開之前
  再碰觸你一次

  是甚麼時候
  真理成為枯竹的籬笆
  有人在白天推倒它
  有人在黑暗中抄襲了自己

  是誠實令我們靠近
  也是這誠實解散了人群
  學會善用時間
  與拒馬保持距離

  像聾人假裝能聽
  一個啞巴終聽見自己
  練習相愛
  可能別無選擇

  是甚麼時候
  涉足一條不會枯乾的河
  攔下南渡的飛鳥
  星辰與我,煙花與我

  總有些徒勞的哭泣
  我們返回了各自的井底
  學會等待正午的日頭
  且不一定抵達



2014-12-30 自由時報副刊

3 comments:

  1. 您好我幾年來翻閱一些網路上現代人寫的詩
    但我總是無法感受或理解
    總是不懂這首詩在幹嘛

    我的理解是閱讀現代詩像是體驗一場夢。詩不想表達什麼明確的,只想描述一種感受,或描繪一片(抽象的)風景。

    鄭愁予的詩我自認可以稍微共鳴,現代詩的精神和鄭愁予的一樣嗎?


    我對現代詩可能有總錯誤期待
    我誤以為詩裡面看到的是平常所見的譬喻象徵法
    像是「像失控暴衝的卡車一樣兇猛的愛意」
    這樣有明確指涉物的譬喻法

    請問我說的正確嗎?

    ReplyDelete
  2. 哈囉您好,

    每個人對於現代詩的想法都不同,我不會用「正確與否」來形容你的看法,
    不過「詩不想表達什麼明確的,只想描述一種感受,或描繪一片(抽象的)風景。」這樣的說法,
    確實是一種「讀詩的方法」。

    就我個人而言,我的現代詩為的是抓住某種感覺,
    詩的工作正是用語言描述語言所無法描述的「那些東西」--
    那也正是(對我而言)區別詩和其他文類最主要的邊界。

    因此,「像失控暴衝的卡車一樣兇猛的愛意」這樣的形容方式,
    就是「語言可以描述的事物」,對我而言,詩意就少了一些。
    不曉得這樣說明有沒有回應到你的問題......


    YC

    ReplyDelete
  3.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