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11, 2014

〈婚前協議〉

 
  我們會有間木屋一起睡在裡面
  共同佔有漫長的冬天讓雪覆滿窗櫺
  我們同意
  努力隔絕過往記憶的噪聲
  同意我們的未來勢將赤裸,美麗,而粗野
  當我們在壁爐前脫掉彼此的衣裳
  我們同意將坦承彼此的身體仍具吸引力
  或者沒有

  同意在窗台上放置紅色的骰子
  順應每天早晨的第一次手氣
  若陣渠蛤的煙灰缸將裝滿聊賴與對望
  我們同意,接下來生活將充滿更多的等待
  且等待總是長短不一
  恰如我們無從預測
  何時會有野獸疾行而過
  同意有人將率先開始掉髮
  有人停止流血
  即使如此,我們同意讓彼此免於憂懼
  同意一個吻像禮拜天的晨光般帶有酒味

  當生活如沙灘逐漸縮減
  我們同意--日子會產出更多的垃圾
  比如說碎木頭與玻璃
  紙屑與舊輪胎
  塑膠袋與他人拋棄的內衣
  同意水面下遍佈生鏽的鉤子將攫獲我們
  同意我們都還能用拙劣的姿勢跳水
  同意爭吵時
  有些言語將令我窒息

  夕陽無非是頭頂虛懸的篝火
  當我們幻想孩子們好奇而溫熱的呼吸
  同意我們也期待廣場上驚人的空曠和肅靜
  我們同意已有心理準備
  想像未來恐怕將令彼此更覺乏味
  同意我們已啟動了大規模的毀滅
  一如過去的每一天
  但是你令我安全,令我成就

  我們同意將慾望逐日對摺再對摺
  小到可以放進左胸前的口袋
  有時順手拋棄甚至遺忘了我們曾經同意
  愛情是我們所能緊握
  最危險的裝置
  隨時都可能將把我倆壓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