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14, 2013

高峰會沒有我們的聲音

 
早晨九點的採訪,來到寒舍艾美酒店。換證,接受安檢,入場,百來位記者被擋在紅線後方,我想起主辦單位事先的提醒,攝影記者需攜帶長鏡頭至現場,不能近身。那是台灣經濟高峰會。這聽起來像個笑話,總統馬英九任開幕致詞,經建會主委管中閔,諾貝爾經濟獎得主 Thomas Sargent,產業界代表則有遠東徐旭東,華邦電焦佑鈞,嚴長壽,薛琦,台泥辜成允,閉幕演講則是前副總統蕭萬長。

一字排開,怎樣的來賓能代表怎樣的觀點,表達得是也夠清楚了。

有個笑話是這樣的,去年以來,股市反彈多的都是偏右的政府,股市疲軟的都是左傾的政府。而近期台股反彈格局鮮明,8000點關卡的高檔上下震盪。我們知道。我們都知道。

當然。我們都知道他們會說甚麼。

馬英九說,全球經濟正在緩步而穩定地復甦……台灣在全球經濟版圖當中的角色改變……產業轉型、中小企業扶植……區域經濟體合縱與連橫……強化……全球經濟……競爭力。管中閔則說,台灣應該改變與中國經濟分工……發展東協(ASEAN)、印度、回教新市場……在下一階段的挑戰來臨前,抵抗市場波動……

明知道這些老生常談我都知道的,可我依然錄記這一切我快速地在筆記本上抄錄關鍵字。又像把鍵盤敲出火來那樣完成一篇稿件,座位左邊,彭博社的記者說,你動作真快。座位右邊,來自中國的記者他同步口譯機的耳機裡,嘎嘎響著口譯員的對白。

我突然有些情緒上來,轉過頭去,想對他說,請把口譯機的音量關小一些。卻發現,他在聯合新聞網上剪貼著總統與官員們其實幾日前就說過的,完全相同的那些。

我轉回來。低下臉。

反正只是工作。這是春日乍暖還寒的日子,踱出會場窗外信義區的天光似明未明,扭著脖子,鬆鬆筋骨,會場內的議程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同業也遛達出來,我說,怎跑出來?她聳聳肩說,廢話用英文說也還是廢話,不會變得比較高尚。又說,外國人好可憐,付大錢來聽廢話。語畢,我們就笑了。笑得有一些苦,又再回身進到會場去繼續報導其實我們知道並不會對世界有任何建樹的話語。又再後來的場子,聽聞徐旭東說台灣就是太民主才扼殺了經濟發展,法規太多則扼殺了創新;焦佑鈞呢,則說象徵貧富落差的指標堅尼係數才不過30 [註],狀況遠優於美國和中國,實在不用太在乎。

可是可是,我在乎。還有很多人在乎。

但這是台灣經濟高峰會,很多人的聲音是不會在這裡出現的。

於是我寫完一條稿子,寫完兩條稿子,第三條,我已經覺得很累了感覺自己很渺小。若是以前的我會為此而生氣,但今日我很平靜。艾美酒店的空氣裡散著木質的香氣,我想像那進入空氣循環機的氣流,吸附了微小的芳香劑分子後再被釋放出來。我關上電腦,和在渣打銀行工作的朋友招呼了說,我要走了。

酒店外,春季的強風颳起像要把我往甚麼地方帶走。我一點情緒都沒有,感覺像是深深地放棄了甚麼。台灣經濟高峰會像是個笑話,而用去整個早上待在那裏的我,也像。我只在想像中對自己扯了扯嘴角,反正只是工作,只是工作而已,或許不真能改變甚麼,若這樣的高峰會一直存在著。

啊工作,抑或生活,甚麼時候我已被它深深收買?

像一顆砂吹進眼睛了而我會想,我有瓶眼藥水,滴了,把砂塵洗去就好了。日子繼續度過,還不用真的踏上往台北101的短短路途,我早已經變成那樣的人了。





[註] 堅尼係數數值應處於0-1之間,因為沒有錄音檔案可供參考,不知「堅尼係數為30」的說法是言者口誤,抑或傳述者的筆記有誤,總之該係數只能落在0-1,在此說明。不過,台灣2000年的堅尼係數是0.296,2010年時則達到0.342,10年來貧富差距擴大、並持續往0.4的聯合國警戒線定義位置靠近,已是個不爭的事實。(以實際資料來看,無論是口誤或筆誤,現場的堅尼係數說法應作0.3、而非30。)
 

3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
  2. 關於 Gini index,0.3 和 30 或許具備相同的表達意義;差別僅在標準化,後者在傳述時或是忽去了百分比。

    如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Gini_since_WWII.svg 把係數放在 【0, 100] 區間。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