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28, 2012

勞動者的深秋

 
基本工資(living wage)宣告時薪與月薪脫勾,時薪從103元調升至109元,月薪則採取有條件「緩漲」措施。一方面,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對此掛冠求去,另一方面,據報載,以商總理事長張平沼為首的工商界團體,則對此按讚叫好

這種要勞工「共體時艱」、「只是緩漲」的鬼屁論調,到底要被主流聲音把持多久才夠?張平沼說,台灣景氣對策信燈號已連續出現九個代表低迷的藍燈,問題是即使八月景氣燈號「連十藍」,業界一般評估,這也應該是這波最後一個藍燈,景氣正在好轉其實是不爭的事實。

基本工資緩漲企業當然叫好,搜尋「企業叫好」除了看到月薪緩漲企業叫好的標題之外,還可以看到電價緩漲企業也叫好。企業真正念茲在茲的,不過就是壓低生產與作業成本而已,究竟與景氣何干。

當企業叫好,勞動者,你為什麼不生氣?

這廂,張平沼說「堅持調漲基本工資,使企業經營成本增加造成虧損、倒閉,勞工就直接失業了,那才是真的兩敗俱傷。」可是那廂,陳冲在回應立委本勞、外勞薪資脫勾問題的時候鬆口說,自由經濟示範區內,外勞薪資條件應可作適度鬆綁,政院會繼續研究。他也意有所指,如果外勞薪資跟本勞一樣,會造成基本工資受到牽制,反而導致人才外流、經濟受害。與會藍委解讀,顯示政院傾向外勞、本勞薪資可脫勾。

一邊說國內勞工基本工資應該緩漲,另一邊卻暗示,如果本勞與外勞薪資脫勾,我們就可以引進更多外勞了唷啾咪。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邏輯。犧牲外勞薪資規定、一邊規劃提昇外勞引進人數,這樣一來,不僅本國勞工的工作機會受到排擠,來台工作的外勞薪水遭理所當然的壓低,勞動者雙輸,終究還是爽到企業主。

受僱傭的勞動者,你為什麼不生氣?

張平沼說,「若政府不顧整體景氣,堅持調漲基本工資,使企業經營成本增加造成虧損、倒閉,勞工就直接失業了,那才是真的兩敗俱傷。」問題是,「拿基本工資的」人力成本真的佔企業經營成本這麼高嗎?試想,一條 2000 位作業員的生產線,假設全都是拿基本工資好了,目前版本基本工資從18780元調整至19047元,調幅為1.42%,一家企業的每月人力支出增加53.4萬元,即使調漲5%,每月人力支出也不過是187.8萬元。

台灣有多少公司是僱傭 2000 位「基本工資」作業員在生產線上的?根本寥寥可數。月營業額胡亂低估個2-3億元好了,187.8萬元對毛利率的影響性才0.94%,更不要說營收更高的公司了。如果你請 2000 個作業員,營收才做到 2-3 億元,這公司根本就不要開了--我的意思是說,工商業界誇大「調高基本工資對經營成本的影響性」早已是慣犯,講難聽一點就是只有業主可以賺,勞工完全不應該獲得應有的福利。

企業若有這麼容易倒,不就證明自己競爭力不足嗎?不就證明自己只會壓榨嗎?

勞動者,你為什麼不生氣?

就算暫時不管只拿基本工資的勞工好了(畢竟他們極不可能在這時候上臉書),拿 25K、28K、35K,乃至於其他的「大奴才」們,你為什麼不生氣?為什麼台灣的資方都會覺得讓員工少上一天班,公司就會虧損、就會倒閉了?

那豈不正是幽微地證明了,產業的獲利幾乎全數來自於勞動力所得,而非產品與服務的附加價值?每次想到這個都會覺得很生氣。拜託投資不要只是拿來蓋生產線,多丟一點研發經費、對研發人員好一點,把員工當資產而非負債,是會死嗎?

當企業只會為了「又省了一點」沾沾自喜地叫好,受僱傭的勞動者,你為什麼不生氣?

這是勞動者的深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