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24, 2012

〈綁在這裡或者那裡〉

 
  --麥可翁達傑《貓桌上的水手》推薦詩


  不要再抵抗了,是別人把我們
  綁在這裡或者那裡
  暴風雨正侵襲夏天的領地
  晴空還有甚麼會剩下來呢有一些
  快樂的呻吟呼嘯的閃電
  松樹的尖端搔著某幾個人的癢
  與閃電,與接連而來的雷聲
  五官都被向後推擠成其他的樣子了
  是在風中說著什麼樣的
  話不成話,語不成言
  誰說每個夏天
  都要有幾次這樣的情景

  曾經我在那裡
  盤旋,躊躇,感覺危險而不安
  乳白色的胸膛忽地彈了出來
  海與天空與風啊
  都出現偶然的寧靜。還有
  別人把我們綁在這裡
  塞給我們論證,安定的話語
  好讓我們用繩子
  與他人之間的甚麼連結在一起
  比如說吻比如說義無反顧的愛或者不愛
  在撕扯的光線當中航向最壞的海面
  除了一點小雨之外
  曾經,我看見一張確信的臉
  是誰把它也綁在那裡

  夏季的風暴正逐漸接近……
  我們在黑暗中
  確認繩結,確認肺葉
  是否有些體液尚且存留著呢也有些色情
  是甚麼承諾把我們綁在這裡
  然後光熄滅了我們觸摸
  但不問為甚麼
  然後隔天風暴仍舊活躍我們繼續觸摸
  但你不要問為甚麼
  我們醒來而後
  我們做著一些最壞的打算
  你不要問

  金色的沙岸不再掙扎了
  也沒再奮力抵抗
  過了幾個小時才有人觸碰我們
  在偶爾河水會淹沒一切的道路上
  上帝之手令之傾斜
  令之沉默,令之快樂而顫抖地撫摸
  讓我們被綁著
  在這裡或者那裡盡情等待明年
  夏天繼續被綁在那裡
  直到另一個銬著手的人經過
  才感覺自己彷彿被封鎖在內陸
  被我們自己
  綁在這裡或者那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