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18, 2011

〈尚待凝聚共識,然後……〉

 
〈尚待凝聚共識,然後……〉

.Lady嘉嘉
.BIOS Monthly

  然後,就沒有了。

  其實這篇文章大可以在這裡就停止,如同台灣政治喊得雷聲大雨點小的各種平權立法案,口號治國的咱們立委諸公總是說,針對娼妓除罪,同志婚姻,同性伴侶領養,代理孕母,多元性別平等教育,這些很好,只是……喊著喊著,突然有人跳出來說,社會歧見仍多尚待凝聚整體共識,短期內修法不易……面對傳統力量抗拒,需要慢慢溝通……然後……

  有時候,明明你聽見了樓上有人喊,嘿我們要下去了。

  樓梯響了半天,等不到人下來。不管是狼來了,還是郎來了,樓下的人以為美好明天就要開始,該梳妝打扮了,脫妝的趕緊補妝、已卸妝的趕緊上妝,結果還是等到妝都花了屢試不爽。

  眼看著選舉快到牛肉就得端上來的某天,某報也不知是哪個生死無事禮拜一,同性婚姻擬納入國家人權報告,掛上頭版頭條,一下嘩的整個台灣島心頭發熱來,所有人爭相發表意見,有人鼓掌歡慶,有人點頭,有人按讚,也有人在網路上口誅筆伐此等傷害善良風俗天打雷劈絕不容許,更多的,以前被騙過顯然沒打算再被騙一次的同性戀,撇撇嘴,真的通過再來講啦。

  果然,他們說,我們要邁向一個平等自由開放國家。可是他們不動。

  法案草擬卡在立法院哪裡也沒去,人呢,就像鬼屋裡巡行的魅影,踩著咿咿呀呀的頭頂的天花板,像一支閣樓上的色情影帶嗯哼啊哈,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只因為,尚待凝聚,各界共識。娼妓專區草案通過,結果是在專區外進行的性交易無論娼嫖一律都罰,翻看各界說法,縣市長們不約而同,像是燒肉粽全台灣用的同一支錄音帶那樣,拉出純白手帕擦汗,忙強調自己的選區民性善良,純潔,敦厚,顯然不適合在境內設置紅燈區,即使要設立,也還是得凝聚各界共識……讀到報上這款說法,真的是讀得我眼皮都快外翻了。

  誰不知道,「各界」心裡想的是,紅燈區設立了以後,周圍房價肯定下跌……怎麼能夠。不允許。最好都去設在別人家,駕著賓士寶馬,開過縣界去幹,跨境巡演也不怕麻煩啦只要不在我的界內……

  所有人都太知道他們怎麼想,也不是新聞。

  多元性別教育那議題,吵了幾個月,究竟要不要納入課綱,沸沸揚揚這段日子下來都還沒見到甚麼比較有效的對話平台,倒是某宗教界已經慈眉善目,端著連署書倡言「我們尊重且不歧視個人之性別傾向,但是反對在國中小教育階段中,加入多元情慾、多元家庭、多元婚姻之教材」走到每個商場、咖啡店、麥當勞,笑吟吟說,可以耽誤您幾分鐘幫我們連署嗎?差點簽下去的人注意到那轉折,多麼熟悉的口吻啊,我們尊重……但是我們反對。

  但是反對。其實只需要這四個字。或者兩個字,反對。反對。反對。另一端,某報網路版刊載國家人權報告擬納入同志婚姻,底下留言板聲聲撻伐「同性戀在神的眼中是一種惡,是一種亂倫的勾當」、「道德淪喪的行為不值得鼓勵,婚姻的神聖更不容同性戀玷污」、「很好,我看還可以再開放人獸結婚……」反對。反對。反對。其實都知道,不會有共識的。

  這種「凝聚各界共識」的芭樂橋段一再上演,某公聽會後,詢問政府官員,請問剛才的各界對話會放進會議紀錄嗎?官員瞪大眼睛彷彿看見甚麼珍稀動物,當然不會,我們只會把決議納入會議紀錄。

  有一瞬間,感覺,錯的到底是我還是他?

  只是有時轉念,是否,其實「需要共識」僅是反對者迂迴的託詞……

  好比,從來沒聽說過需要凝聚共識的台北遠雄大巨蛋,環評疑慮重重仍在驚濤駭浪中有條件通過,任憑地方居民喊破喉嚨,環團多次質疑其中有利益輸送情事但建照送審後僅僅 14 個工作天就核發建照……淡北快速道路案,將在國寶紅樹林地上興建快速道路從來不曾聽聞有甚麼共識需要建立,衝擊自然生態平衡的疑慮好像從未曝光,立委發送邀功簡訊歡慶「淡水人有一條回家不塞車的路」……

  電視上廣告播出來,那些位於淡海新市鎮的建案,推了一個又一個,終於有了題材大作特作,淡北快速道路拉近了家的距離,房價漲了又漲,中古屋紛紛惜售,漲了,再漲,荷包滿滿的人,從來不需要甚麼共識。

  那時,他們會說,推動政策刻不容緩。如此理直氣壯,如此義不容辭,當仁不讓。

  但當議題碰到同志婚姻,愛滋藥價議題,娼妓除罪,性別平等教育,他們擺出樸克臉說,這個,我們社會上還是有很多的……很多的歧見嘛……不只是宗教團體有意見啊,家長團體也會有一些疑慮嘛,你看短期之內要完成修法沒那麼簡單……。他們只差沒掩鼻走開,彷彿這些議題是臭的,壞的,卻沒辦法政治不正確地說出口,只好說,相關議題尚待凝聚共識,不宜驟下決定。

  然後,就沒有了。然後幾年過去。下回選舉,又再端出平等牛肉,又再下回選舉。時間很快過去。

  這種狀況讓人上火,鼻翼外翻七竅生煙,我很想走到政治人物面前對他們說,「共識共識共識,根據民意調查,請各位一起去吃屎的共識已經形成了,您是否可以前往洗手間好好地臉朝下跌倒呢?」像我這麼美麗、有禮、謙和、溫柔的人,我說不出口。於是,共識仍然在凝聚當中,倘若所有人坐在位置上不動,政治人物就不會去吃屎,巨蛋和快速道路還是會如火如荼地建立起來。

  然後……然後。現在我們可以行動了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