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12, 2011

〈法醫〉


  他只是悉心將我分解了,一種熱切
  而激情的速度
  有時我被仔細保存著,有時
  膠鞋踏過,廢園裡凌亂地散落
  放任一隻野犬翻閱
  嗅聞他所不能留下的
  我的吻我的撫摸,錘鍊我的顱骨
  令我破碎無以為繼啊他說
  親愛的,最後一次他說
  從此我們各自住居,離散漂流

  如今你要如何閱讀我,撿拾且鋪排
  彷彿我只是途經一場過久的
  崩解的噩夢。還來不及遺忘爭執的頻率
  摔擲的語氣,左側的肋骨都記得
  一把刀所表達的比驚愕還要多
  即使只是一些
  你知道的。有時我領受
  最後一次謹慎溫柔的梳洗,臟腑
  在鍋中沸著,不知何時佚失的聲帶
  如何我能向你揭示我的歷史
  自此缺頁的憎恨與愛啊吹起風雨
  事情即將發生
  我們聽它同聲降落

  「女性,年約26至28歲,亞裔」有時
  你讓我平躺也想起年紀相仿的情人
  讓我安靜不發出聲音
  其實我平順乖巧,呻吟留待前世
  酸液還未抹滅的戒指與誓言
  你還想重建一切順序--他將我分解的
  從腹腔開始那裡蓊鬱,深邃
  如一口井他盛放些許
  焦急的心緒,指甲與汗水
  陰部揪揉我們錯綜的毛髮與皮屑
  最後一次親愛的他嘶吼,你會說
  你都知道的。也無須親臨

  死亡無疑是一瞬之事,通常但非絕對
  夜裡沒有甚麼和白天不同
  有時我有姓名但更多時候沒有
  輝煌與煙滅你都讀過,像生活或者
  生存間細小的差異
  骨質錄記我偏好多糖的飲食
  不良的坐姿,聆聽一只骨盆已龜裂得
  無法繁殖,有時我縛著鉛塊沉落
  和水族藻綠同有它們的命運,有時
  很少的有時
  你也在半夜驚醒,以為自己睡在
  陌生谷地或河床
  全身爬滿別人的靈魂

  有時我孤獨地風乾,幾乎完整留下
  乾癟的胸腔,響著舊式風琴的音色
  有時我在熱天盛大地腐敗
  散發甚麼憔悴的氣味
  「不要緊了。」
  你是存活的人
  仔細拼合我的掌骨,想像
  曾也有雙手緊緊密合我的
  裡面卻沒辦法捧著任何的心跳
  骨鉗和托盤輕微碰撞,如彼時的慾望
  啊慾望反覆敲擊
  迴盪著清脆的聲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