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9, 2011

〈體育〉

 
  在沒有煞車的世界,通往
  煤渣的路上在泥濘沼澤與水窪
  終點線上有人安坐
  等待勝利者到來並搶奪他的背號
  總有人已寫妥了別人的墓誌銘
  在滿是鏡頭的城市裡
  我們可以放任一如我們也能禁止

  有人同樣坐著,只是對自己所知有限
  或完全無知……
  嘗試定義並否決下一條規則
  鳴槍的時候命工匠往另一位妻子奔跑
  用別人的體溫暖他的腳踝與手腕
  強制他敲打
  令他失速地旋轉
  鞭笞孩童但禁止母親們尖叫
  讓我們沉入這沒有煞車的世界
  徒勞地追逐落下的枯葉

  倘若有鼓號聲響來自遠方的樂隊
  從旋律中流出鮮血與花蕊
  有時也想阻止星辰運行
  需要不和諧的音律
  一塊黑紗如何將天台徹底覆蓋
  在黑夜在灌木林在雜交的氣味裡
  鼻先於眼
  碰觸先於信仰
  「您是否能重複下一條規則」
  仲裁者與女人相互撕裂也有可能

  與其記住繁複的法條與律令
  不如把它們綁在身上
  在娼妓進出的門口拉起紅色繩索
  川流的選手繼續跨欄而過
  時間撐漲他們的靈魂直至風化
  讓我們齊一致敬
  向廢墟與交通向這個沒有煞車的世界
  讓我們鳴槍
  讓我們重新開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