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12, 2011

〈Meredith Monk:我們的夜后〉



夜幕低垂,房間裡終於剩下你一個人了。那時你不免感覺人生不值得活了,感覺疲累欲死。但那並不意味著生命可以在此結束。那只是表示--你該去睡覺了。

-Meredith Monk, 1979. 'Gotham Lullaby' from "Dolmen Music"

就放一首Meredith Monk的Gotham Lullaby吧。為不寐的城市奏起一支搖籃曲,為滿佈血絲的瞳仁覆上神明的雲翳,因為只有睡眠真正使我們忘卻,真正將我們荒莽的破碎的卑微的人生,都留在門外,我們終於復歸於平等。睡眠是最接近於死亡的狀態,但不等同於死,我們感到慶幸。以睡眠築起自己的護城河吧,隔絕愛與傷害,只有在那裡我們君臨自己的城。

但整座城市的失眠,豈是一首歌就能治癒的?你不免這麼問。

便就接著放Mad Woman's Vision。Meredith Monk極敏感極纖細的嗓音,把一切錯置與誤判都給割開,直直領我們走進她靈視的核心。她唱,她說不是只有我們會見人所不見,不是只有我們愁愁困守於過去的愛,更不是只有我們,被夢的預言所不幸言中。不是的,即使生活的履帶輾軋過來,將我們鎮壓,驅逐我們無以名狀的風景,但我們還是要練習側睡,但不練習瘋狂。

-Meredith Monk, 1990. 'Mad Woman's Vision' from "Book of Days"

於是,夜更深了……順理成章為您獻上Last Song。其實夜晚瀕臨終結,它並沒有要告訴我們什麼偉岸的道理,僅是它以自身的周全,證成下一段時間之啟始。毫無終點的輪迴,既沒有甚麼是最後的門,季節也不會是最後的夏季;若我們認為每一日都是它最後的黃昏,接續的,卻僅是更多新的一日。

Meredith Monk是我們的夜后。當她唱起一條條適於夜晚的旋律,即便朗朗白晝,我也將因此而得到靜默與寬慰。

在那裡,黑夜降臨。

-Meredith Monk, 2008. 'Last Song' from "Impermanenc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