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Nov 18, 2010

〈側臉45度〉


  某條廣告嘗言,人,才是一座城市最美的風景。

  光是看著那些無懼於背景之平淡無聊,即使在咖啡館、拉麵店、麻辣火鍋水滾汆燙間也要抓緊時間拿起相機的人們,在捷運移動間或乾脆等待紅綠燈空檔,對準了鏡頭噘起嘴唇,片刻不敢或忘是取鏡永遠的45度角大剌剌拍將起來的花樣年華妙齡少女們,少年幾乎要相信那條廣告確是所言不虛了。

  當然也曾懷疑過,究竟是有什麼東西那樣好拍的?

  一回,友人新購入了相機,少年靈光一現遂決意親手實驗如法炮製一番,舉起相機整個臉兒的湊上去,按下快門旋即翻過相機來查閱,果真是!壓根不必在意背景幾何,照片出來端的是張臉擠眉弄眼的,卻下巴削了去,不在照片裡邊。納悶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兼顧那側臉的角度,又能同時將整張臉框進那兩吋平方的小小畫面裡去?試多幾次,兼且四處觀摩,才發現訣竅不只是努力收起臉頰兩側的肌肉,網路上看來那些自拍美女,巴掌臉大小的圖像從來都是拿起相機一瞬間,彷彿反射動作般翻轉脖頸,壓低下頷,睜大了水汪眼眸,附加蜜甜豐唇輕輕一噘,這系列動作既是同時發生,卻又沒那樣簡單,仔細探究,當中有著微妙時間差,觸發先後的連動。

  噢少年不禁暗自讚歎佩服起那些拿出相機便訓練有素調校到位,甚至看那小小一台相機近距離拍攝,能容下多大面積?硬是有人可以放進姊妹淘整夥兒人的一、二、三、四、五張臉煞是奇觀。

  手持相機的距離,有關。鏡頭的位置,有關。臉側少些,則可以放進畫框裡的人數就少些。這年頭,流行小臉美女嘛!瀏海髮鬢的位置,癟嘴或微噘,一切都有關係。啊,惟是以相機所在位置為依歸的,向日葵般臉頰粉嫩的少年少女,照相本身,竟已成為比攝下的影像更重要的事。

  卻不意這習練自拍過程,全給少年友人黃雀在後捕入鏡頭,上傳相片分享網站不算,兼下了圖說:「隨著數位相機的普及,自拍族群崛起,嚴肅攝影式微。」這可不能令人服氣了,怎麼拿的是數位單眼,就自動變得嚴肅了嗎?氣鼓鼓的語氣裡,少年詫異的是自己原先不以為然的自拍,倒也漸養成了稍有創意的攝錄表情,歪嘴斜眼配道具,擰臉瞠目齜牙吐舌,都算不上誇張,這些原先打旁邊路過看了都要皺眉的,現在卻不過是--剛好而已。

  因為拍的總是臉,而科技又始終來自於人性,少年第一台親手擁有數位相機最大賣點,是它單鍵切換的美肌模式。拍出來膚質平滑,光潔,清亮,什麼熬夜疲累的毛孔放大,全都晶瑩無瑕。樂此不疲的自拍少年,幾回一個人出門旅遊,再不能像兒童時代,全家人並肩微笑靜止在某國家公園迎賓告示前,真真正正嚴肅的到此一遊。幸虧數位相機謀殺的不是底片,是電池的電位差,左右校準角度,練習將自己放進城市風景裡去,於是練習,於是刪除重來,將西爾斯塔,香港中銀大廈,哈爾濱龍塔……全同自己的臉,齊放進相框裡去。

  只能是張臉,再多也不可能的,一張臉。

  這麼慣習了一陣,少年有回興致高昂回顧硬碟裡邊江湖行走四處的照片,只覺得不同城市不同高樓的不同地景角落裡,表情如此刻意修飾,總歸是微笑著,卻再回憶不起旅行當下真切的情緒。怵然自問,你為何能隨時保持微笑?




(2010.11.18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