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11, 2009

舊事

 
  烏魯木齊BBS時代,因為劉☆★而開始認識東區。彼時之前我是那種受父母保護的小孩,幾乎快要想不起來那段時間,用多少力氣在虛構、想像、營造一種無望愛情的可能。據稱是2002年03月31日那場地震,摧毀了建中BBS的主機,也將我高中三年所有好與壞的,信手寫下的那些文字記憶一同捲去。如今想來是也好,那些不成熟的回憶是擱著便不再想了吧,好比楊☆★、李☆★,斷斷續續記得起來的,總比佚失掉的少了許多。好比羅☆★,好比。這時我又不得不想,那一切之前,高一跨年的夜晚洪☆★領我去了新公園,荷花池邊我方知道了某個角度可以把新光三越放進兩腿中間[大羞]之後或許是去了可樂森林吧?還是扣機的時代,家人總會留下一通又一通又一通的訊息而我是不回的那晚。高二跨年在公館同某個陌生ID的人用餐,相互口交然後射精,然後像一場室內的煙火,彷彿在MTV窄仄的包廂裡大男孩在幽黑的包廂裡吻我並幫我口交。那天我沒出來。其實我一直都不太出來的。都是一樣。說到這裡時光的序列彷彿有些雜亂,總之我反而因此得到了一個相對平靜的高三時代,在台大醫院醫學院中間行走,我們畢業之後醫學院的陽光走廊便只供醫學院學生使用了,不曉得是不是我們害的。應該是吧畢竟當時那是我徹底認識並與姊妹們交好的重要場景,將一切物的辭彙皆加諸於對談之中。好比秦☆★是我消費文化的物質導師,他總不吝於買這買那數百張CD以及王☆★在建中校門口給我送來的各式午餐,這些人我都記得的,但不曾好好言謝或許也來不及了吧。我和他們不曾做愛,不曾承諾,現下我則幾乎已經失去了他們的消息,不能再給他們好好找個記憶的位置並安葬他們。十年了,有很多事情同現在同以前都不一樣了,那又有甚麼好說的呢?烏魯木齊死了,下一筆記憶便寫到KKCITY去了。

  而我為甚麼不談李☆★、張☆★、陳☆★?還有王☆★、劉☆★、甚至張☆★?這六個名字真正是定義我青春期的重要座標。但那必須是另一個故事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