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6, 2017

〈在另一個太平盛世〉

 
 在另一個太平盛世我想
 也就是豆蔓終能糾結成藤,也就是
 皮鞋走過終於沒有拒馬的門廊
 是日夜反覆
 晚餐前的一聲,你回來了
 但議場上的手腕飛快地舉起又放下
 他們終於火化了每一座雕像
 推出一座座巨大的票匭
 封存我們的心臟
 
 另一個太平盛世令我想像:
 也就是鞋帶穿妥了,鑰匙鎖緊記憶
 不問,不聽,無傷無逝
 酒杯裡的冰塊消融了又再加滿
 是港灣逐漸淤淺,而你我自海面走過
 寧靜而重複的天氣
 但機械運作的響亮高過了歌唱
 花苗給變換的地層輕輕扼殺
 久愛的戀人
 喊出了別人的名字
 
 該如何描述你所在的地方
 那個或許存在的盛世
 也就是個母親微笑著抱嬰兒涉過淺塘
 也就是另一個母親
 讓別人的孩子
 吸著她豐美的乳房吧
 另一個太平盛世的天氣--
 無非是偶有白雲,泰半晴爽
 無非是早慧的戀人們
 細數著金色的砂
 
 但是黑色的門廊裡邊
 音樂早已停下
 人們把彼此的額頭抬在肩上
 把名姓遺忘在陌生的吊床
 像我給過你的灰燼
 像一條風乾的魚掛在新設的鐵窗
 
 在另一個盛世我們將填滿下一座港灣
 再認出彼此前世的長相
 哭泣或者微笑,或者
 曾在街頭上重複著
 那些與眼淚齊說出的話
 牆不斷在我們之中站起了
 是荊棘
 在我們之中站起
 
 下一個太平盛世即將來臨了
 此刻國家終於洗淨了它的手吧
 是國家
 洗淨了它的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