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5, 2013

歡迎來到大說謊時代

 
從小,父親們說,你要說實話,不能說謊,要有正義感。看見錯的事情要挺身而出。孩子們說,好。母親說,你要愛其他的人,不要欺負別人,考試別作弊,作業不要抄別人的。孩子們說,好。從小,有一個故事關於華盛頓承認了他砍倒櫻桃樹,因為坦承而被他的父親原諒。孩子們說,好。

另一個故事則是,華盛頓之所以不被懲罰,是因為他手上還拿著斧頭。孩子們聽到這個故事,孩子們笑了。

為調查洪仲丘死亡案,其大兵手記軍方先說不見,後來找回,卻有多達半年內容空白,軍檢署說,經查是輔導長疏懶,督導不力。農委會在2012年5月自鼬獾檢出疑似狂犬病陽性反應,隱匿至今年7月才經媒體曝光。政大教授徐世榮在抗議現場過馬路,喊口號,遭警方以公共危險罪名逮捕,警政署的說法是,保護徐教授不被車子撞。副總統吳敦義說,自己擔任地方首長16年,拆除過很多房屋,但沒有出現過任何衝突。

裸體的國王上街了,國王衣不蔽體。他說他穿著他的新衣。街頭的人群有人掩面,有人叫好。有人為此歡慶,頌德歌功。

但沉默的人群裡,沒有一個孩子說出真相。

有時你覺得小時候父親要求你說實話,母親則說誠實是美德,他們是不是騙了你。

滿紙荒唐言,報紙新聞刊登了的官員談話,像是電線桿上的各色標貼,撕去又貼上,貼上,又撕去。電視新聞台反覆播送政府的謊言,拆除前的充分溝通,食品安全絕無疑慮,他們說這,他們說那。總統說,自己支持度與施政滿意度雙低是因為推動改革,商總理事長張平沼堅持,調漲基本工資將使企業經營成本增加造成虧損、倒閉,勞方資方兩敗俱傷。

他們說這,他們說那。誰還相信呢?軍隊搪塞、軍檢說謊,政府簽服貿要偷偷摸摸,炒地皮的連任了繼續拆鄉親的房子,官商勾結的吃香喝辣,逍遙法外。這些事情天天播放,24小時的新聞台訊號很忙。問題從不在於是誰害死了人,不在狂犬病是如何進入病毒絕跡50年的台灣。問題不在於商人如何黑心,將不該出現的塑化劑當做起雲劑加進食物。

問題在於,誰在甚麼時候,說了怎樣的謊言。

誰還相信呢,每個人或說或少都說過謊,善意的,惡意的,遮掩錯誤的。

可說謊往往讓事情愈來愈複雜,為圓第一個謊言,謊言如雪球般越滾越大,軍隊在高裝檢作假,血汗工廠在媒體參訪作假,販賣衍生性商品的業務說了謊,分散風險的房貸證券化,連動債權越拆越散,總有人買到最後一把,爆了。父親說, 你要說實話,不能說謊,看見錯的事情要挺身而出。

可這世界,這社會,有一群人他們說話他們做事,卻不斷強化了掩蓋之必要,敷衍塞責之必要,說謊之必要,作假之必要。為何不理會洪仲丘求援的手勢,禁閉室人員說,他們以為洪仲丘舉手,是要請人幫忙壓腿。關鍵的80分鐘閉路電視影像,號稱沒有人動手腳。一切都是技術問題,總在對的時間,出現對的Technical Problem。

那甚至連說謊都稱不上,他們只是否認。

否認一切對的,否認到底。於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說謊者堅持到底,真相就是他們的了。於是說謊被許可,甚至被鼓勵,要不斷地做像永無休止的伏地挺身,像鏟往民宅住居的怪手。像鼓吹自由經濟示範區是台灣未來的唯一解藥,像服貿協議帶來發展的幻夢,像無人入駐的竹南科學工業園區,像必然要完工的核電廠,像核電保證安全的口號。

母親說,你要愛其他的人。母親說,你不要欺負別人。考試別作弊,作業不要抄別人的。孩子們說,好。

戲劇,電影,小說裡,出現不合常理的情節,人們撇嘴說,這劇情太扯了。〈愛在午夜希臘時〉,Jesse和Celine寫實到荒謬的高級的吃飯,散步,爭執,人們說,這像一巴掌打在腦門,真愛只在電影小說裡有,真實到荒謬,連信都不該信。可新聞裡,狂犬病疫情越燒越旺,各界質疑農委會是否隱匿疫情,農委會則否認到底,甚至企圖卸責協助檢驗鼬獾屍體的台大獸醫系。官方來往的文件裡,各職責單位怎麼說,上層便怎麼信,連質疑也不,連基本的常理懷疑亦不適用。

是人們對藝術的標準高,還是藝術遠比不上現實的荒謬。

龐大的官僚體系,縱容權力位階構成的共犯關係,讓我們缺乏一個說出真相的孩子。哪怕只是一個也好。但說出來,無疑意味著你還要不要混下去。如果要,我們便保持沉默。於是孩子長大了。長大的青少年們學會了對彼此說,你幹嘛那麼認真,混一混就過去了。認真的就輸了。還有的說,其實作弊不可恥,可恥的是被抓到。轉眼青少年們變成了青年,彼此告誡,要生存下去就要保護自己,說點小謊沒問題的,畢竟社會就是這樣……

然後,然後。社會就是這樣。青年們懷著一些信念,選擇了某些價值。青年們成為了父親與母親。父親們說,你不能說謊,要說實話,要有正義感。看見錯的事情要挺身而出。他們的孩子們說,好。母親說,你要愛其他的人,不要欺負別人,考試別作弊,作業不要抄別人的。他們的孩子們說,好。

他們的孩子繼續在電視上看著,其他的大人,他們說這,他們說那。看著有人掩面說謊。有人說得理直氣壯。有人被自己的謊言說服了,更多的人,說著自己也不一定相信的事情。而沒有一個小孩,用他的童言童語,戳穿國王其實並無新衣的真相。

我們能否當個更誠實一點的人呢?

歡迎來到這個大說謊時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