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17, 2013

領口的玉蘭花

 
忠孝敦化路口,下班時間總有太多車流噴出疲憊的煙塵,把牌招和行人的臉孔都遮灰了,再多燈光霓虹,再多妝底唇蜜,也萬不能改變那張張已累壞的表情。每個人都在張望,等紅燈轉綠,等行,等停,視線遠遠地空缺像望進了那正逐次沈澱著的未來,更彷彿不知該張望甚麼。尤其是那賣玉蘭花的老頭,望每個人舉起手中的花,說,一串20元,三串50元……

這麼多年來,通貨膨脹也不知走了多少,玉蘭花的價格卻始終沒變。

若是四、五串花,大概還能抵上一個簡單便當吧。

鎮日盛夏日頭炎,那老頭不時拿起噴槍往玉蘭花灑水,花給摘下,自然便老了一天,當號誌上的小綠人跑起來,花便黑了些,黃了些。也是那些老了整天的路人,誰都沒搭理他。多的是粉領族禮貌性舉起右手,作勢說,不,不了,也有人逢老頭走近,便逕自退上一、兩步,安全地退了開去。晚上的忠孝敦化,人行車流都哄然的路口,玉蘭花比那兜賣的人更老了。

一輪半明月色掛著,花在腐敗,黑著,斑著,卻是益發縱恣地發散暖香,讓夏更夏,讓夜更夜。讓匆忙的更匆忙沒人為花停下。玉蘭花始終帶有月的香氣,可這城市裡,光線聲音太滿太光亮,誰能看見呢。

卻有個運動裝束的大男孩,三步併作兩步靠過來說,我要買花。這花怎麼賣?

一串20元,三串50元……

那我要一串。大男孩望他那口運動提袋裡掏了幾下,裡頭該是有雙球鞋,或許還有健身手套,背心之類,正當他掏出零錢包,一個穿西裝的中年男子也靠過來,說,這花好香。大男孩回說,可不是嗎。老頭解下一串玉蘭花,正要往大男孩掌心裡放,大男孩望錢包裡窸窸簌簌翻看著,又說,你說三串多少?50元……那給我三串吧。

穿西裝的說,你這人就比花香了,買三串幹嘛?

大男孩也沒說話,等老頭算清了三串便掏出個50元硬幣,將花接過手來,銀貨兩訖了。

近20朵玉蘭花,沉默的暗香瀰漫,大男孩把串花掛上提袋,說這串呢是我的,至於這串呢,隨手把綁著花的鐵絲拗折幾下,當成個別針也似,就往那穿西裝的襯衫領口別去……自然是你的啦。還用說。還有一串帶回去給我媽。邊對那穿西裝的吐了吐舌頭,俏皮淘氣的神色,連他那雙寶藍色運動鞋都亮起。

穿西裝的也哈一下笑了。拉起領口像要確認甚麼似的,又說,這花還真香。大男孩說,是吧,是吧。轉過頭去同那兜賣玉蘭花的老頭說,謝謝。老頭拿起花灑噴水器,對花胡亂噴洒幾下,也說,謝謝,謝謝……

大男孩拉了穿西裝的袖口說,好了,走了。

是一對勁裝短褲都遮不住的小腿,併著一雙皮鞋,兩人的行伍很快便消失在人潮那頭。那是下班時間的忠孝敦化路口,紅燈綠燈依然兀自變換著。車流依舊,行人依舊,煙塵光線還是一樣的煙與光塵。

玉蘭花又老了一些。那賣花的老頭,繼續對每個等路的人,舉起手中的花,說,一串20元,三串50元……





1 comment:

  1. 題外話,我步行在忠孝敦化怎麼只遇過「一次要買一百塊」的玉蘭花婆婆...雖然她一包也有很多花就是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