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22, 2013

Before Midnight

 
「你要錯過你的飛機了……」
「我知道。」

真正的故事,總是在結束之後才開始。Celine和Jesse,在《愛在黎明破曉時》裡頭談相遇,談戀愛,在《愛在日落巴黎時》談理想,談生活,談那些十年來的一切改變與不被改變,然後又過了8年,當年還年輕揮霍的兩個人,繼續生活他們就像我們每一個人久別的朋友。久別是重要的,重逢也是重要的,生活是重要的我們看著他們當時間不斷從掌心流逝。

而時間,時間作用於我們每一個人也是這系列電影關鍵的母題。

這系列電影最大的魔力,無疑來自於螢幕裡外的時間軸完全對等,10年過去,再是8年過去,回頭竟然1994年已經是18年前事。

18年可以改變甚麼呢?或許一切都改變了,Jesse依然風流但他有了肚子,Celine說她變成了又老又胖的大嬸。而我們也是。我們不可能立定原地,都經歷親人的生死,或許戀愛了又分開了,結婚的離婚了,一起生活的還是那句話「住在一起就好了,為什麼要結婚呢?」而有人,大學畢業那年的體重58公斤已經一去不復返,眼看就到了7字頭的,這樣的我們,他們,都在改變著。

最恐怖的卻始終都是生活。

「就像日升及日落一樣,我們時常出現在他人的生命裡面。我們總以為我們對那些人非常重要,但我們終究只是過客。」生活帶有時間的鑿痕,細針般積累成峽谷般的鴻溝。

有些人越過去了,有些人則沒有。

當你有了一個人,像Celine有了Jesse,當一個人變成兩個人,是星球為此改換了軌道在時間軸上不斷做出每一個決定,並放任一個決定縱恣地改變了未來是我愛你所以我改變我自己,或者他們仍是當年在火車上相遇的男女我愛你是因為你喜歡我是我自己。

時間過去。我不再是那個屈身在沙發上剝著橘子,第一次看《愛在黎明破曉時》的22歲男孩,伏在男人膝蓋上看《愛在日落巴黎時》的記憶,已隱隱過去。時間過去,我有了伴侶,被每一個決定改變了,被下一個決定改變著,選定會面的日期,放棄一些夢想,得到一些光亮,被時間左右並心甘情願讓你我成為我們。

我們允許我們自己保有當初的我們嗎?

Jesse和Celine有他們的答案。而我想每一個我們,也都有各自的答案。

《愛在午夜希臘時》是一部極其精采、足以超越前兩部系列電影的最終章。它的精采像經過18年份醞釀的好酒,作用於所有人身上的擠壓與鬆懈,妥協與佔領,發酵了,並在開瓶的那瞬間迷醉每一個人。喚醒我們,那難以言喻的每分每秒,每次碰觸,爭執,與和好,其實沒有別的名字。

因此這部電影精采得很恐怖。非常非常恐怖。





 

1 comment:

  1. 以為After Sunset是故事的終結,誰知道Before Midnight才是精彩。我想....應該還有一部叫 After Midnight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