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7, 2011

〈追日〉

  日期緊緊扣著下一個日期
  像蛇咬著自己的尾巴
  賓客帶花環來訪肯定都是不懷好意
  不知夾藏多少殘枝與花刺
  一年將盡
  是誰想把整座冬季寫停了
  還找不到下個季節允當的押韻

  日曆上的名字寫出一座晴空
  一種天氣幾度變幻
  還能稱作只是一種嗎
  拿旱土繪出我伏低的影子
  冷雨遮蔽有人獨自在月桂樹下祈禱
  讓雲悶盡花香
  讓月光擊落歌唱
  不要看微笑者的微笑
  只因他們的失敗都刻在背上了
  傷痕與道德
  則刻在了別的地方

  我開口,試圖同曆法爭鬥
  或至少辯駁他們為何日漸削瘦
  魚鉤從天而降穿過我上唇
  是誰與這世界
  反覆拉扯,甩脫,清潔如循環的星辰
  命我成為無話可說的那種人
  但見太陽升起太陽傾落
  一場驟雨的隆冬
  洗刷我的直白啊我那遙遠的存活

  節氣已過小雪。黑夜還在轉長
  溫度再下降亦將與我無涉
  是日期追著太陽或太陽咬著自己的尾巴
  當我穿上拘束衣
  音樂雷霆都演化成戰鼓的旋律
  又該如何把剩下的憤怒跳盡

  把時間拆成千萬明針
  天氣繼續變幻,一年將盡
  整個世界發著瘋
  沒有人能不輸給生活
  天空的血流了一地
  我們追著太陽都已體無完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