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27, 2011

〈耶路撒冷〉


  記得我們曾由人變成獸
  聽見通風井彼端
  有陌生身體正嗡哼地喘息
  顫抖的眼瞼底下
  暴雨未曾降落,或者
  甚麼時候它打我們之間呼嘯而過
  讓我們草率地相互詛咒以承諾
  又再憂愁地彼此敷衍以聰明
  塗抹天空
  以晦澀不明的體液

  記得我們控訴那村那人
  佔領了泉水佔領蜂房
  非常可能我仍認得那裡
  有條路從往昔的居處頂上經過
  被註銷的門牌
  是夢裡偶發的故土
  女人捧著把麥子像抱了滿懷的槍纓
  把刀劍放進彼此的胸膛
  戰鬥然後愛
  死,然後祈禱

  有個人他寫好了序與跋
  他追著太陽
  要陽光的聲響充滿蜂房
  還有生之敲打,生之裸裎
  要老去的人得到一種新的看雲方法
  令柏油路面融出水來
  經過荒熱的夏,後來那些
  都顯得益發相像

  我記得自己曾有眼睛
  記得我們跳進困局
  我們是棋或者我們不是
  但黑翻過一頁又一頁冷峭裡
  無眼蠕蟲各自掙扎且喧嘩
  且各自蜷曲
  如何讓你知道
  迷宮裡寒暑交替的陰影
  杜絕我馬馬虎虎的懷念
  搓洗你的影子
  幾個季節了還是觸手生燙

  十月還有更多陽光遍灑
  亂針刺繡,又是否你所遺留
  一種甜美的共謀
  如今你是睡了
  而世界變著,我打你下顎犁過
  翻出照片,搖椅上看山
  突然想起泵浦邊我曾同你放縱
  那時我不抽菸
  你瀰漫安靜
  比不得誰更狂熱地渴望讀懂你身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