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20, 2011

〈廣島〉



  路面傾軋,雨水如針尖落下
  聲音從遠方滾來
  我再無其他的話了
  一個塑膠玩偶它低首,蒙眼,傾聽
  一刻痛苦也帶來一刻狂喜
  生出莽草的軌道
  讓我匍匐,且以手肘行走
  生存豈只是在月台上
  宣稱不會到來的列車都值得等待

  將我夷為平地吧
  且在我上方辛勤地勞作
  炊煙僅有低微的溫度
  也可以將我體表完整地燒盡
  令螻蟻都來鑽探,無論是廢土
  或往昔的城垛
  種植我以毒血之蕈
  以黑巫之雨
  生存豈只是長此以來無愛的住居

  讓我遠走,在溫泉滾沸的地方
  讓我有一些療癒的可能
  閃躲迎面的炮火
  灌溉我以劇毒的血液
  且耕作我
  長出些貧瘠的夢想度過整個冬天
  生存豈只是往戰爭的耳際
  噴出一口口煙灰和密雲

  平原持續震動著
  一張搖椅是停不下來的了
  且讓我伸手去止住它吧
  但一雙眼睛
  看不到背後的場所
  我的傷口開著猶如你身上的傷口
  生存豈只是愛你所愛
  豈只是每個人
  都能夠安於自己逼仄的夢

  在我身上造就穿刺與孔洞吧
  成為你甜美的廢墟
  雲層從地面湧升並盛大地綻放
  不用倒數計時
  也不用隨機編造甚麼謊言
  把砂礫種在肚子裡邊
  讓身體長出一切的終點
  生存豈只是
  恨你所恨的人
  拎著手提箱在河口處看船沉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