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2, 2011

〈水手〉


  此刻我已遠離了港口遠離停泊
  航線只是圖面上虛構的方向。有時太陽
  從北方升起我這麼說你會相信
  一艘船沉沒之後怎麼又撐起了島嶼
  每天早上,慶幸世界大致完整
  雲影運行如常,海平面
  仍是昨日的樣子,只是我的髮梢
  可能又多結了些鹽份可能一隻雀鳥
  還是停駐在我的背脊同我一齊遍尋地方
  築巢,排泄,歌唱

  我如何能是自己的掌舵者
  倘若我重複煮飯,洗衣,刨削魚鱗
  剝去我所擁有那些堅強的偽裝
  把錨下在每一個曾被瘟疫拜訪的荒島
  如何確知我孤身一人
  被世界所包圍而非他人的語句
  流言,潮起潮落?海的歎息
  一波長過一波,啊,生活
  像極了攀附在船舷的藤壺張口濾食
  令憂鬱更加牢固,持續繁殖……

  在海之前,眾生且平等無礙
  海圖上洋流匯集而我僅有的一艘船
  思念著晚禱的鐘聲
  還能撥快星球運轉的速度嗎?
  那些夢都不是我的。我只是生還了
  逃離凋亂的漩渦,躲閃風暴
  倉鼠日夜不止地囓咬
  用我的生存築起牠們黑暗的環礁
  把海圖刺在我的胸膛吧
  將網灑向時間卻無法將之捕捉

  在世界內緣迅速融解,我像一塊流冰
  已遠離冰冠太久,甚至無法想像
  長居,安定,是怎樣一回事。
  我知道平穩無風的海面
  有時也令人暈眩,不曾到過的地方
  卻想要回去。把錨下在沒有燈塔的島嶼
  而月亮從南方落下,當我這麼說
  你會相信,在行星彼岸
  有溫熱的海灘在陽光下鋪陳
  一顆椰子遠流而來,擱淺,然後生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