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5, 2011

〈倫敦〉


  鐵橋存活得比時間還要久
  在這裡,誰都能用霧就遮住傷口
  盡情成為不被世界所知的人
  人們聚在一起練習轉喻
  在這裡您可以有許多種語言
  但表達的那幾件事
  都相去無幾

  在這裡語言又換上張異國的臉
  您可以任意點播
  如同把做愛比作游泳
  把死亡比作個玩笑只是它會一直持續
  一切都是發明若您再也不想工作
  就抱著炸彈走入隧道那裡人滿為患
  想盡辦法打亂隊形
  再讓另一些人毫無根據地排序
  很快都接受歡愉的槍擊

  望向終年不散的水氣或者
  曾經不那麼快落下的軍旗還有甚麼
  不能讓您稍微滿意
  讓我們從風險重新開始討論吧
  甘冒些被迫繞道的可能吧
  從容渡過河面跨越殘疾
  或跨越殘疾的他們面前有一只
  碗或者籃子
  讓我們跨越世界的病灶
  假裝自己病得比其他人都重
  在身上經營一些疤痕
  經營自己,無非是希望
  別人覺得我們值得被他們所愛
  但不要經營自己
  要求別人愛你

  鐵橋和時間受到些輕的重壓
  如何您能說虐待一隻蝸牛
  與一條狗不會是同樣的罪行
  在青石的鐘樓上在河面上沉悶地碰撞
  在這裡很快會沒事吧
  一切都會沒事吧
  再問候自己是不是如常地快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