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14, 2011

〈髮旋〉


  我的情人有兩個髮旋,方向不同
  卻都一樣拙於辭令且不善安撫
  我情人的髮旋總是越旋
  越深,髮根初生的扎刺是他的脾性偶爾
  氣起來總是很壞,很大,很快變長
  有時我伸手梳理
  有時賭氣在床上放任自己迷失
  看他整直的髮束想找出撫摸的順序
  總是這樣,我的情人責備我
  分不清方向但他有兩個髮旋讓我迷惑
  左望或右望,都像旅人彼此尋找
  又像鏡子的相互對照。
  想他的時候我摸
  自己後腦杓,想像我也有兩個髮旋同時
  看山,看海,往左往右
  世界都一樣靜好不擔心無處可去






1 comment:

  1. 看山,看海,往左往右
    世界都一樣靜好不擔心無處可去

    這兩句令人落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