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4, 2011

iPhone & WhatsApp


  有了iPhone以後,對談確實變得輕易許多。WhatsApp打開簡單地鍵入一些甚麼,和朋友的約定,你好嗎,現在可以打給你嗎,垃圾話的集錦,有用的沒用的,凡此種種都變得好快。好快。同時海峽兩頭的對話也輕簡了。短短的幾字幾句,我去了哪,要去哪了,吃了甚麼,跟誰談天,看了甚麼書,寫了信給誰,收到了誰的信,好了要睡了,你也早點睡,好好。晚安。

  但總是在鍵入了晚安之後我突然覺得若有所失,iPhone究竟讓我們更接近還是更遙遠了,以往還在傳國際簡訊的時候,努力把持著七十字的限制,還想,這一則要五元,得精省著用,所以慢慢輸入,要把每個字塞進最多的情緒與思念與描繪,這樣寫了,覺得好像少說了甚麼,又改。

  珍而重之的情懷原來不只是在手筆時代才有,簡訊也是。因為在意所以要慢,更慢一些。

  但現在不。WhatsApp上頭永遠有對方顯示為「typing」的動態,就這麼趕著了,三個字,五個字,按下送出再是三個字五個字八個字,還不成句的片段說著好像不是我會說的話,好了,正要去Computex,下大雨呢。有點煩。看完展去寫稿,記者室好悶。或是工作悶。下班吃飯去,和某某,與某某。吃了日式豬排,不是你要吃的。我知。回家去,累死了。好好。晚安。

  就這麼趕著。趕著。

  將近兩個禮拜以來我們好像沒講過電話了。在那些隻字片語斷簡殘篇的流洩裡邊,是什麼東西省下,又拿甚麼東西的淡薄去交換?其實我真的好不肯定究竟是好的,還是壞的,有甚麼東西壓壓抑抑地,沉著,鯁在胸口說不出的,是我太多的愛,或者憂鬱的告解與等待。

  彷彿我失去了說長句的能力。可手機裡又滿滿都是字,都是字。或者說,只有字。三個五個八個字的,送出。送出。送出。

  終於我也成為那種只有字的人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