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20, 2011

Condo on the move


  午餐時間晃過街角,高架橋邊停著輛WISH計程車,運將開著後車廂,拎出一把折凳,坐在路邊扯開領口扇著風啜著他的水瓶。多麼熱的天氣,彷彿整座天空都要融化了也似的,且無風的夏季,運將短髮削得俐落,在陽光底下映著亮白的光。短暫的紅燈停留之間,我注意到他那敞開如衣襟的後車廂裡,累累落落疊著幾口塑白的收納箱,隱約透出來的還能看見,裡邊齊整褶著各式便衣衫褲,廂頂呢,則有幾支衣架,吊著燙挺的制服襯衫,獵裝背心,與西褲。

  我不免這麼想--這麼一車,就全是他的傢俬了嗎?瞬間我感覺震盪。如此整潔清爽一個人,竟能是蝸牛般將整個人生都開進車裡去了的。

  他會像現在這樣,車停在洗衣店門口,同樣拉出折凳坐著等待,等待那滾筒轟隆地把街頭的一切水份都蒸乾嗎?揮汗的夏夜他會在哪裡,即使把整車WISH給擺平了,還差那麼一點才能躺著吧,又或者,如此輕簡上路了的每一天,該丟掉多少,丟掉甚麼,才能令自己委身進去那其實已不算小的車身裡去。

  我是不可能知道的,總想,放不下的東西那麼多,時間一直經過,紅燈轉為綠燈的時候我又往下一段街頭無法回首地踏步而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