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22, 2009

〈假期〉


  該如何形容
  一個濕熱無風的午後,椰子樹
  陣列出雷陣雨的路徑。曼陀羅
  盛開在街坊兩側
  能否取食它們的汁液
  若沒有可供懷念的人

  在這裡。我度過溽暑的假期
  從晴空向暴雨前進,而非常
  可能我將遇見白衣的女子
  領我到達她
  最喜歡的街角
  告訴我關於牆的敘事
  關於芭蕉在無風的緯度逕自垂首
  和激情的熱帶幾乎兩相遺忘
  我們彷彿將成為
  街角與街燈
  嘴唇與菸蒂
  那樣的關係,在濕熱的夜
  交通號誌指引我們互異的方向
  我回頭獨自去看海。

  或許是假期的中間
  「你喜歡這島嗎?」有人問
  我目送飛鳥消失在南方以南
  陌生男人說著陌生的語言
  青龍木底下
  記不清楚自己如何回答,可能是
  假期裡一切都好的回答。
  我急於擦拭
  眼鏡上積陳的霧氣
  還是不能分辨不能碰觸
  浪花或白雪
  熱帶的海拔
  教堂尖頂彷彿等待著對流雨
  那淋漓如笑聲的友誼。於是
  我便回頭去看海

  若沒有可供懷念的人
  我能看見島嶼四方的邊境
  「你是自由的,」取決於
  如何期待夏季,如何
  歌頌曼陀羅開滿了我前來的路徑
  假期覆以綠意
  畢竟是知道得太少
  我會否懷念這裡?

  依舊是多雨的亞熱帶。當我
  返回家鄉就想起她彷彿說過
  「請閉上你的眼睛」
  夕陽在河口處落下,於是
  我與影子出發去看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