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28, 2017

吸香記之明湖G聽書.Lady嘉嘉

 
一、上禮拜六姐姐發了篇文章,大概是因為膽敢對文言文指指點點,結果收到不少熱情的聽眾朋友回應,有些人如喪考考、如喪妣妣,姐姐差點要以為我們明天就要全面禁止與廢黜文言文了。就像隨機殺人案發生的時候,也有的人呢會讓姐姐覺得,台灣已經廢死了。
 
姐姐其實一點都不恨文言文。有些古文很美。跟姐姐一樣。
 
有些,則很色。食色性也,不能色色解讀的東西,姐姐不愛。
 
 
 
二、大家都知道,姐姐愛極了色色的事情,比如說《西廂記》,「好似襄王神女會陽台,花心摘,柳腰擺,似露滴牡丹開,香恣遊蜂採。一個斜敧雲鬢,也不管墮折寶釵;一個掀翻錦被,也不管凍卻瘦骸。」真是要臉不要臉的羞死人了。上禮拜,學長提到這段,姐姐就想起另外一個白話的段子:
 
「就在辦公桌上,總裁用指尖隔著內褲搔著我的馬眼,在我的龜頭上畫圓。啊,像我這樣的辦公室OL,一個徹頭徹尾的C貨,得到了總裁無條件的愛。」
 
「我的纖腰一個貓折,噫地一聲情不自禁張開了雙腿,踢翻桌上的筆筒,落了一地。
 
「但是總裁硬挺的鋼筆,只有一支。
 
「他的攻勢還沒停止,粗暴而蠻橫地脫下了我的內褲,當總裁的舌頭終於找到了我的馬眼,伸進去那一瞬間,只覺馬眼有說不出來的妙境,五臟六腑裏,像熨斗熨過,無一處不伏貼,三萬六千個毛孔,像吃了人參果,無一個毛孔不暢快。只管腿開開,哪管明天會要開。
 
「一個C貨,吸著總裁的男人體香,啊,這就是我的明湖G聽書。我的吸香記。」
 
這是姐姐剛才亂寫的。姐姐最喜歡總裁了。
 
文言文跟鋼筆,姐姐選總裁。
 
 
 
三、學文言文可以窺見中文演化的歷程,但花那麼多力氣時間去學真是大可不必。花適當的時間就好了。有人說姐姐的腦袋很差,才會導致文言文像水一樣流進去又流出來,姐姐只想說,這位聽眾喝水都不尿尿的,膀胱真的很強。想必你都不拉K,這樣很好。屈原說,「眾女疾余之蛾眉兮,謠諑謂余以善淫。」熱烈來信的聽眾朋友們,姐姐比你們美,所以才遭到你們的詆毀。
 
或是白話文沒學好才會不知道姐姐在講甚麼。
 
文言文從來不必然是白話文的基礎,就像書面中文也從來不是真正的白話口語。竟然還有聽眾call in說,「你敢說自己完全沒有受益於文言文的薰陶嗎」「結論就是這個人自小就有雄厚的文化資本」然後就有人跟著說「他講的那些白先勇駱以軍全都是可以自己讀的東西啊」姐姐真的快笑到脫妝,就只有文言文沒老師教不行,白話文只要自己看就好了,不就是這種想法讓當代語文教育死在文言文手上嗎。
 
啊自修教材上文言文也都有題解註釋難字讀音文言文也自己看就好了啊。來互相傷害啊。出來輸贏啊。不是這樣嘛。
 
義務教育真的不需要塞進那麼多文言文。那些說姐姐都沒讀過文言文的聽眾,重點是姐姐讀進去的文言文都不是從課本上來的。上一篇文章開頭不是講得很清楚,課本的古文我都沒讀進去但我沒說我都沒讀過別的古文啊。
 
讀不懂白話文逆?
 
然後真的還有人說減少文言文在國文教材裡的比重,中華文化就會無法傳承、傳統經典就會喪失,啊真的好像,好像好像婚姻平權之後從此異性戀就會去跟同性結婚,地球就會暖化。退休軍公教就會活不下去,從此中華文明五千年歷史就會衰亡。
 
當你這樣想,你就是國文護家盟。
 
你就文言李來希。
 
 
 
四、今天要談的,只不過是把文言文的比重降低,把文言文介紹給年輕學生,自然很好。現當代文學已經蔚然成家,固然在很大一部分上它們承襲了中文演化的基礎而來,當然不能一筆刪去古文在現當代文學當中扮演的養料成分。
 
然而,也正因為我們活著的「現在」,當姐姐說「語文義務教育的重點是好好地講話好好地讀懂別人的文章,好好地表達自己的意思」的時候,姐姐想到的是:總有教授們抱怨學生的論文寫得像鬼、詞不達意--不要忘了即使是科學體系,台灣的碩士論文還是要用中文寫作--總有觀眾在電視機前譏笑記者的讀稿、莫名的新聞標題,乃至那些可能在服務業現場脫離了公司規定的口條,就無法與客人好好對話的服務員,以及盛怒之下只願意動用髒話而無法表達自己為何感到不被尊重的「奧客」們……這些人,之不能夠完整表達自己的意思,在他們的教育過程當中,文言文可還沒有被刪減過好嗎。
 
是的現在在談的是義務教育。要精煉、要深讀、要體會古文之美,有太多種方法。但義務教育,要的就是讓每一個人都擁有基礎的,流暢地使用中文的能力。有個聽眾朋友講說,「如果國文(文學)必修的要求也只是聽、說、讀、寫,那小學低年級畢業其實就可以了,或者去參加辯論社、找間有料的作文補習班」,這才正好落入王德威早先發言所被批評的,那種階級的傲慢。
 
只是少讀一點「必修」的文言文,只是多花一點力氣在更貼近當代生活的文本,這樣,究竟有甚麼好反對的呢?

況且,若只是在義務教育階段用翻譯本、白話本來教學生認識某些文化中的美好片刻--比如說屈原的美相、以及他對楚懷王苦戀不成乃至憾恨卜卦自盡,大家今天才有粽子吃才有龍舟隊的肉體可以看可以卵子暴動中--又有甚麼問題?文言文可以只是一個引子,但不應該喧賓奪主,用去義務教育體系中語文教育的大量時間。
 
教數學都是用白話文了。教中華文化是不能用白話文嗎?
 
 
 
五、語文教育最大的問題是,大家都讀字讀句不讀篇。白話文文言文都一樣。所以才會有人覺得白話文自己讀就好。
 
FINE。
 
這篇文章如果你讀了半天還是不知道姐姐在工三小,恭喜你,這篇文章就是寫給你看的。畢竟,對於能夠說出「白話文本來就自己念就好了啊,誰念不懂啊」這種話的傲慢之人,姐姐只有一句話:
 
Leeki Jiasai。誰看不懂這句就是在罵誰。掰。




 

1 comment:

  1. 世界上的许多具体情况:作为一个例子,屈原的美好,英文 修改也是他或她对五星级加州王的关注,通常不会悔改,恨gua,每个人今天基本的饺子都可以轻松地利用龙摩托艇摩托艇的员工 找出你的体质暴动可能会毫不费力的:具体情况究竟是甚么? 漫长的历史过去可能只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其实绝对不应该是压倒性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