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8, 2016

並沒有人拉住它

 
等待行人專用號誌的同時,人行道邊上,一台嬰兒車正沿著輕淺的緩坡,往即將轉換為綠燈的道路中心,安靜地滑過去。
 
那嬰兒車有大半已經抵達柏油路面了。只是這時紅燈尚有七八秒鐘,準備右轉的機車、汽車、和小貨卡,低鳴著怠速的引擎吼聲,在這襖熱的五月底天空下喘息。有些騎士與司機已開始淺淺地催著油門,有些,則耐心地等著。那嬰兒車上載著無法分辨性別的娃娃,繼續往馬路上滑去。
 
並沒有人伸出手來拉住它。
 
人行道上有三位年輕的女性,以及另外兩台嬰兒車。只有其中的一位,沒有將手搭在屬於她的那台嬰兒車上。她們吃著霜淇淋,歡快地發笑。另外兩台嬰兒車上的孩子們,在厚重的夏日天氣下,發著汗。沒有人注意到那台嬰兒車。沒有人注意到,距離邊上馬路的綠燈,只剩下一秒鐘了。
 
吃著霜淇淋的那其中一位,這時拿出了手機,不知是撥打電話,抑或是用單手回著訊息。
 
燈號自紅色轉綠,等待右轉的機車,汽車,小貨卡發出了百無聊賴的低喊。在那裡,有一輛嬰兒車自人行道突出了路面,阻礙車流的方向。行人專用號誌自然還是停止的。女人們舔著霜淇淋,她們視線與話題未曾觸及的地方,一輛摩托車打從斜裡壓過來,擦著嬰兒車的邊上,右轉,並加速而去。一輛馬自達六,則必須先稍打了左,方能劃開較大的旋轉半徑,走上它原本計畫的路線。
 
接著是小貨卡。其實是不過兩線道的馬路,外側車道並沒有太多空間可容小卡車迴旋。它試圖直接右轉。司機困惑的表情看著那台佔用了車道的嬰兒車,計算著轉彎所需的內輪差半徑。它緩了下來。這右轉的綠燈不過二十幾秒,於是後方的汽車駕駛按了兩下喇叭。
 
於是小貨卡繼續嘗試著右轉。它並沒有停下。
 
也沒有人發出聲音呼喊。
 
直到貨卡的後輪以或許幾十公分的距離打娃娃面前經過,那娃娃發出驚慌的大哭。那位左手拿著霜淇淋,右手拿著手機的女性,手中有甚麼東西快速地落下。她這才開始尖叫。她衝到馬路邊上,將嬰兒車拉回人行道的緩坡。
 
幸而掉下去的是霜淇淋,不是手機。
 
罩頂炎熱的天氣裡,霜淇淋自然是融得極快極快的。很快地,人行道的地磚上將留下一塊黏膩的污漬。或許會有人踩過,並且咒罵那黏膩。或許,裡頭的糖分,也會吸引一些螞蟻前來分食。
 
此刻,行人專用的號誌,不過剛要轉為綠燈而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