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3, 2015

「大人」的髒污靈魂

 
這日,反課綱微調現場的年輕人們傳出了不惜輪番去死,以正值青春的生命阻擋新課綱上路的憤怒。
 
讀到新聞報導,不禁令我憂慮--憂慮的是,即使他們繼續活著,也必須面對那些新聞底下所蔓延的,「大人」的惡意。那些聲張著「甚麼也不懂只會吵鬧的屁孩,還是趕快去死吧」、那些只會叫人「死死好了,才不想把國家交給你們這些白癡垃圾」的,能聽能看能思考,卻甘於痴盲聾啞的,「大人」們。
 
一群並不思考年輕人為何要站出來的理由,而只是以靈魂的棘刺以心靈的拒馬拒絕聆聽拒絕溝通,甚至以言語的高牆希望看見悲劇的,那些「大人」。
 
其實我並不憂慮年輕人們即使拿性命去換也未必能夠擋下馬政府的一意孤行,不憂慮他們燃燒殆盡仍無法保證可逆轉這一切的徒勞無功。畢竟曾經活過曾經年輕過的我們,都知道會有一件事情讓你覺得重要,即便他人感到不值,在某個時刻做出某個決定,你能夠覺得自己已經足夠。我其實不願意他們就這麼斲斷了自己,但我們有沒有,或說,那些「大人」們,可曾用過一分一秒理解過聆聽過哪一個孩子所問出的「為甚麼」?
 
沒有。
 
這些大人只是在新聞底下在各自的臉書頁面寫下各種口徑一致的風涼話,這些大人,永遠只是用自己的有色濾鏡在詆毀著年輕人的「相信」。
 
是的,單純地相信一件事情的對與錯是危險的。然而若非這些孩子們有一種「相信」,誰會想要花去暑假的時間鎮日鎮夜包圍教育部?誰不想要每到夏天就去海邊而不是在中山南路餐風露宿?確實年輕學生們對於自己所反對事物的理解仍有不足,仍未能完全明白,所謂「多元」是在絕對的對與錯的中間存有更多細節,但他們若非親自體驗過經歷過這一切,不也就錯失了從中成長為一個更完整的「大人」的機會了啊。
 
假使任何一則來自那些大人的詛咒成真,又有年輕生命在這次的抗爭裏頭逝去,將是台灣的悲哀。而更悲哀的是,那些應該被時代所淘汰的大人,恐怕仍能冷血地讓他們髒汙的靈魂打窗前繼續飄過。
 
而單一的、黨國中心的教育體制,教出了怎樣的「大人」,又如何讓一個社會活在其自身的僵固裏頭,其危害--正好在那所有的新聞回應裏不辯自明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