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0, 2015

〈七、七〉

 
神明業已覆滅,而百鬼正狂歡。在一座吃人的島嶼她叫台灣。關於你們七,你們七將如何為後代所述,正好就是此刻的故事。
 
接下來是你們的事了。它有許多種說法,各種精確各種失焦。都不喜歡被當成英雄。
 
或許他們會說你們七是英雄但你們其實不是。
 
世間許多說法。怪力亂神的語言統包小包,太陽花三一八意象符指雞排妹都變成裝飾自己身上的好料。你們七當然不會指的是七個人,或許更多,更多人以為自己才剛給上個世代做了頭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四九摺完了蓮花,還沒死絕的也該燒光了吧,卻並不是,有人巴不得的要弒君殺神同時反死刑,都好。都很好。打卡下班上傳LINE問說今天樂透買了沒。簽一一二九啊,簽了就知不會中。沒大不了。
 
人死後四十九日,三魂七魄俱已湮滅不再。直至百日還在你們香堂頂禮的煙渺啊,求的不知是什麼。
 
世代靈魂的遺產遺緒遺物都在了,掃不清的說不完的理不整的那些。七年零班那人今年已卅五了,該死,該死。老得該死的皺紋露出來的輕熟女,幹,怎麼不把你一齊給燒了?黐線啊你,頭上敲出一個老大爆栗關於七你們有許多的說法。你們七辦了百日要請走老世代的靈魂煙灰,怎麼還沒又一個百日,什麼都回來了。
 
關於你們七有很多的說法。你們七,當然不是七個人。平常走進健身房那人,不知道長時間練出來的臂膀可以用來推扛警察的拒馬。只是小心別被倒鉤扯傷。扯傷了就會有男護理人員來給你包紮。挺好的,護理人員不再是女性獨大了,你們七。但更想不到的是都21世紀過了十五年怎麼還會有水車攻擊抗議群眾的戲碼,你們七的其中一個,早晨才拿了本散文集給作者簽了名,在水槍底下的帆布包自然抵禦不住,那書便爛了。爛得像一個隱喻,「文字,無法抵禦暴力。」幹你馬的誰知道啊!鬼正狂歡,究竟是誰要出來選2016,希拉蕊.柯林頓!另一廂也喊中華民國第一個女總統!台灣女總統!那廂呢,白副總統和沒有敵人的院長也暗自盤算,攤牌時間誰也抓不準。
 
莫再算,莫再算,算盡機關太聰明的就是王熙鳳。
 
好了好了可以請鳳姐兒下去了。退!
 
你們七。很多人靠爸靠母念到建中北一女台大,還有的放洋了。有人變成外商銀行卅年來最年輕分行經理,還有個在國際零售巨擘來台展店計畫中,占據專案經理要職。還有幾個,下了班寫寫詩喝幾杯酒掉無人憐憫的眼淚。都好。他們一個個,一種七。頂尖七。氣死人七。但不要緊。只要他們失戀還會哭,看一場舞仍會感動,就是你們七。
 
解放乳頭七。彩虹七,永遠不怕超越疆界或說他們的疆界是浮動的。曾經是陽剛男同志的下一秒鐘就是扮裝仙子「Alcoholic-MAKE-UP」,然後原本面容冷酷的鐵T突然換上彩虹蓬蓬裙跳起蔡依林,嚇壞一屋子人的下巴,「怎樣,不可以嗎?」你覺得她突然變得好美。露出乳頭又何妨,《無垢舞蹈劇場》都已經解放乳頭解放了二十年,你們七這才看見典範在夙昔並非毀祖滅宗就會有大解答從屍身中站起。很好。其實就是好玩。好玩的時候「忍住不笑,就會出現莊嚴氣氛」對不起鯨向海你不是七了,姑且稱為,榮譽七吧。
 
流浪人七。因家有變故突然離散了台北,回到中和嘉義中壢台東花蓮的七們,你們比喻人生如一趟旅程,讓張懸七祝福你旅程中的幻覺與沿途的平安。時代是候鳥的遷徙,又彷彿是旅鼠們的大行軍──並不一定會有安穩終點的,那種死。也好。勇氣是壯遊唯一需要的品質嗎?為他們七帶回來捨棄的勇氣,因此你們七要活著回來。給你們活的擁抱,然後再把這些都傳承下去。
 
纏綿的人生七啊,難捨的愛。浪人七。
 
便利商店七是最值得敬佩的一群七。你們七啊三頭六臂,化身DAIKIN拖把的七隻腳走來走去免得店裡給雨後的泥汙踩髒了你們是最勤奮的一群。補貨進貨結帳煮咖啡倒冰淇淋收快遞餐務區清潔工作都是你們一群七。通才教育就是這樣了可惜就沒人明白,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大概就是這樣道理。吹著泡泡糖的少年想轉工,打聽的時候,朋友說你們店裡有人上打烊班,倒炸油的時候不小心在廚房裡滑倒了你知道,那鍋,可滾燙的啊……另一廂,壓低了聲音的像傳遞一個祕密,不要吃你們家的泡菜了進貨的時候,整袋像扔死屍垃圾一樣的摔在廚房裡……還有某連鎖咖啡店,冰櫃裡的糕點越是稱「好吃喔」越近保存期限……零工七。同樣的哀愁。
 
是覺得孔夫子那句話該換一換──子曰,吾少多能鄙事,故賤。
 
你做過很多份打工,才知道這世界真的很賤。
 
21世紀過到第15年,你們20世紀七少年都已長大成人。
 
20世紀七少年有的上班了,創業了,自食其力開了咖啡館在商業區背後的羊腸小巷,有的再念了第二第三個碩士,有的呢,兼作手工小玩意兒在咖啡館跟創意市集兜賣。更多的,則在商業大樓裡上班上網上Facebook,上得爽快,上得憤怒。想到這些為什麼不公平,台北房價高了又高,香港也是,殺到見骨了你們還要活幾輩子才能買得起住得近。可你們七,每個七,生來只有一輩子。
 
索性收工等車。敦北仁愛站牌那有不少人。七又想了想,那多年前許下去心願的現代詩劇要怎麼開頭。一會兒,七個顏色各異的娃,嘻嘻笑笑好不快活絡繹,想來是對面小學走出來的吧。而他們的父母自然形貌各異,卻都大抵是都會中產階級的伴侶,除了一對讓兩個媽咪接走的小男孩。
 
還有個娃,上了保時捷。
 
你想,他們這在以後的台灣,成長,茁壯,然後誤入歧途。想著就感覺,很好。
 
七個娃兒會是七種可能嗎,或者更多。你不知道你當然不會知道他們如此同一的背景,能夠開出多麼相異的花嗎?曾有一個豪門七,她被派駐到香港某公司的策略營運室做總監了。她說,其實沒什麼好,賺得多,回到公寓,還是想吃金鋒滷肉飯。
 
魯蛇七們這可跳腳了。滷肉飯是魯蛇的食物。你們要捍衛。捍衛。無限期支持!拆大巨蛋,在文化公園裡吃滷肉飯。
 
突然頂尖七走過來,說,這假文創的大樓還需要什麼更多百貨公司呢?設幾條腳踏車道不是很好,設幾個狗貓公園,不是也很好。能看到天空的地方就不需要大巨蛋的遮蔭了不是嗎。魯蛇七說,可沒有腳踏車。也沒有犬貓。頂尖七說,幾個獸醫院串連起來,可以做TNR的,歡迎大家一起來。以領養代替購買。你們七一起。車?去牽YouBike啊,都有繳稅了。
 
還有虔誠七,走保安宮去,領受保生大帝神農大帝關聖帝君玄天上帝和大雄寶殿三尊、玉皇大帝瑤池金母的多元成家,頂好的。其實多元成家──誰說佛道神明不能成家的呢?那宮頂白亮亮的光色卻又謙卑,照了水泥的宮頂寶塔雕塑莊嚴而不威逼。禽鳥降落在你七的身邊,往水盆裡銜兩口水,撲撲飛了又走。走遠些啊。別再回到這世道來,七的世道。祈願保生大帝令你們的時代能有一次莊嚴的修復。只要你們七。共同起來。面對前方。岐黃醫者治癒這一切時代騙術。卻又偶遇虔誠七在地藏王尊下遇得手臂粗猛男士口中經綸連綿不絕,好奇虔誠七便問,「有什麼是我可以幫你的呢?」那手臂粗猛男士竟有過世朋友令他哭泣不能自已,好了,好了,你在,你們七都在……
 
在這樣一座島嶼上,你們七,總是活著,希望能得到快樂,一顆熾熱如熔岩的心落入魁偉的冰棚,無法分辨那空洞的疼,是灼傷了還是凍出了黑紫的傷痕。
 
經過這些年,你們七長大了。
 
長大,僅意味著你懂得了人生活到這個歲數,其中必然有些時間已被報廢。
 
平民百姓真饑苦,新鬼煩冤舊鬼哭。你們七賴活著,在桌上滴水,很快有黑蟻群聚,啜吸著無糖分無營養的水漬,活著。這是你們20世紀少年七成長的生活結構,一座吃人的島嶼。
 
啊,太平洋的某處,有一座吃人的島嶼。可不是嗎,婆娑之洋,美麗之島。一座島餵養你的先人,島民經濟發達,歌舞昇平,入了夜的島嶼是逆反過來將人四肢百骸盡皆吞噬,而今你知道了,那島嶼的名字其實就叫台灣。你想起自己曾諷刺過抗爭的人群,當你長大你認為抗議的時光畢竟無效都將再次地報廢,但此刻是磚瓦令你擁擠,你們七才知道自己對此一無所知:後來,最常想起的,往往就是那些還能為自己多做一點什麼的時光,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夕陽從冷澈天空沉入地平線,眼底有些乾涸。乘上了對向列車,回頭,晴爽的天空中沒有一片雲,金星在冰藍天際熠熠如鑽石。列車又即將回入內湖城區你們七閉上眼睛,曾經以為,那年即使二十歲少年回答了不同的答案,但再怎麼伸出手去,也沒辦法抓住那遙遠的星辰。
 
可現下少年七你想,還來得及的啊。
 
即使鬼正狂歡,神明業已覆滅,這島嶼叫台灣一度吃人。可台灣亦孕養了你們各式各樣的七,等著你們七改變它的未來用各樣的方式語言行動挖掘最深的坑道。焚燒百日維新的證據,並期待一個更好的解答。你們七知道,在你們手上,民主不是婉君,是邏輯與是非的戰鬥。
 
誰幹得好,就使盡力氣拱上去,幹不好,就拉下來。
 
你們七不再迷惑了。漸漸無須迷惑了。這座島嶼它的名字叫台灣。
 
台灣就是你們七的母親。
 
 
〈七、七〉.羅毓嘉
http://udn.com/news/story/7048/912719
2015.05.20.聯合報副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