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24, 2014

〈不要忘記我們曾經被喚醒〉

 
  我們已習於
  席地而坐,桅杆上太陽如煙升起
  親愛的越近了晚上,我的心事
  益發纏夾
  有人唱起戰鬥的旋律
  有人死守,有人吹嗩吶
  給自己送葬。你剛愎的手勢
  握緊在我們的掌心
  親愛的,不要忘記
  我們曾經被喚醒

  只有罌粟花流出血來

  啊久遠的春天在杜鵑的謝落裡
  還化甚麼妝
  去甚麼舞會呢
  親愛的,舊日脂粉搽在發燙的路面了
  你不要忘記
  我們曾經被喚醒

  兀鷹的盤旋之上還有

  兀鷹的盤旋
  親愛的,我再也抓不住別的東西
  除了你
  除了粉紅的童年
  曾誤信了廢墟上燃燒的語言
  在同個天井裡做不同的夢
  花轎裡端坐的神明
  祂眼眸已被流蘇遮蔽
  你不要忘記我們曾經被喚醒

  別拿權柄去敲甚麼沃土

  別拿眼皮上的鮮花去安撫甚麼亡靈
  決定不再去
  甚麼圍城,管他甚麼棄子
  甚麼太陽花生滿了休耕的農地
  親愛的別忘記自己
  別忘記你也曾經被喚醒

  明天是深冬還是仲夏

  十字路上,薄荷葉擰爛在醉的杯底
  親愛的--雖然有人嬉笑
  雖然深鎖了嬰孩的眼睛

  被摘取是花朵的憂鬱

  閉的門扉是憤怒的臉之原因
  親愛的
  我們已習於
  席地而坐,發燙的路面
  能有甚麼風景:
  鴿子在密林裡啼笑
  銀湯匙上女妖鎮夜歌唱了
  不要忘記
  都是我們曾經被喚醒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43080
衛生紙+24:太陽花詩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